一年卖出20亿的佰草集 最牛产品是这样来的

【2018-01-17】

  一年卖二十亿佰草集最牛的产品就是这样

  如果六神让上海家化品尝与跨国公司差异化竞争的初步成果,那么佰草集就让上海家化一度打开了战略反攻的时期。太极系列佰草集诞生后,不但在国内市场实现近2亿元的销售收入,历史业绩约为7亿元(2013年),太极系列曾一度进入丝芙兰欧洲护肤品市场前五名。佰草集这个明星产品,我们在其诞生过程中采访了三位重要人物:上海家化董事长葛文耀,原佰草集化妆品董事长王卓,佰草集重点人才李惠良。葛文耀:佰草集明星产品团队和制度上海家化一直比较关注发展和调整公司发展战略的情况,早在1995年,我就和一家跨国化妆品公司的高管见面,他告诉我你的产品缺乏与西方相似的特性,未来很难国际化,虽然他不是很有礼貌,但我听说有一个非常合理的理由来说这样的话:“越是民族,越是世界是的“,从那时起,我决定开发一个中国特色的品牌,将来能够走向世界,后来经过三年的努力,推出了佰草集,佰草集后来的产品创新离不开这样的一个愿景,战略目标,在一个公司或一个品牌的旗帜下诞生一件好产品,需要一种不满足于现有市场和产品的文化氛围和精神追求。特别是市场营销人员,他们的思想观念和审美品位要赶上市场,不能太多或太少。跑得太离谱,太近没有领先的感觉。同时,团队思想上不能仰望任何一个公司,任何品牌,一个开放的视野都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开放后的天涯无法想象品牌的高峰是不可逾越的,一旦崇拜太多任何公司和品牌,无形的障碍都是建立起来的。也许创建一个新产品最难的部分是确定和组合这样一个团队。这个小组中的一些人是错误的矫正。有些人有开放的视野。有些人有良好的资历背景。有些人是敢于挑战旧秩序的“新产品引擎”......这些人往往不是同一类人。领导者需要在组建团队的过程中恰当地平衡这些力量,适度关注“产品引擎”,因为产品引擎从一开始就不一定具有足够的威望和资源动员能力。当这样一个团队成立时,领导者的中心角色就是从产品角度指导业务流程。我的指导原则是:我对市场有深刻的了解,我会深入介入具体细节的指导,如果我对这个产品缺乏感知,我会让你做到,基于各种意见来平衡决策。此外,很多人认为上海家化强大的营销,我花了很多时间来指导营销传播工作,但实际上我花费大部分时间是产品迭代和使用经验的改进工作。在消费品行业,很多人往往高估了广告的力量,低估了产品功效和体验的长期价值。上海家化已经能够引进这样的创新品牌佰草集和创新产品,其实是深厚知识的结果。自1985年以来,公司开始建立研发体系,不断投入人力,物力,财力。经过二十多年的努力,公司拥有一支由8名医师,数十名硕士和数百名毕业生组成的跨学科研究队伍,建成了国家级研发中心。研发中心购买了世界上最先进的各种研发仪器,不仅注重应用研究,而且坚持在世界基础研究领域确立了中药化妆品研发的优势,是在这样的基础上,佰草集太极系列这样的突破性产品才刚刚在家化制作中诞生,王卓:佰草集出生于上海家化佰草集,1998年出生,上海家化还没有完全走出低谷直到2004年,上海家化在中高端市场上还是无法与跨国公司竞争的情绪,但葛东(葛文尧)在当年艰苦努力,至少要成功地影响中高端市场的现有秩序,可以说这就是这个邪恶的精神,这个国际巨头的“反击”战略尝试是诞生Ni ace草一套太极系列的基本条件或基本条件。另外,佰草集的创新还取决于创新的生态系统,而不是基于KPI文化的实验精神,而是建立在需要非正式流程的实验精神基础之上。上海家化建立了一个早期的市场人员与尤其是在非正式交流中,佰草集太极系列评选是萌芽的初始萌芽,是佰草集市场总监李辉负责包装设计的李辉亮负责包装设李惠和李惠良都在学习中医,许俊作为一名设计师也热爱中文学习,三个人在谈论“易经”时谈到“承诺太极太极生两仪”...... “,可以提太极的产品表达概念,得到另外两个正面的回应,所以就有了背后的”太极故事“。李惠良:佰草集ji系列的这种创新,很难出现在其他公司首先,我觉得跨国公司比较难产生这样的创新,因为他们的流程太过分了,越来越缺乏没有主动的创新机制。近年来,跨国公司的星级创新明显缩水,越来越多地依靠收购小公司的创新。国内民营企业还没有达到这样一个创新的黄金时代,第一代企业家也想赚快钱,迫不及待,总是觉得好产品,好配方花一些钱去找人吃就可以拿到,挖个人其他工程师你可以得到它。他们往往忽略了一流的产品主人只能在更强大的生态系统中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