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付费超市里的知识,值钱不能只靠新鲜

【2018-01-17】

  知识超市的知识,贵重物品不能靠新鲜

  在2016年,知识付费用户数量将猛增三倍,知识付费用户数量达到近五千万(根据诸如企鹅智库等报告)。截至2017年3月,用户所掌握的费用(不含在线教育)可以估算出100亿至150亿元的整体经济,随着用户需求的提高,市场的下沉以及产业链的不断扩大和延续,数字可能有一天会达到3-5亿美元喜马拉雅山,知道,得到,回答作为一个知识超市,通过相互的爱和勤奋的斗争来保护对方的领土,它也试图出售大量的知识在不断输入高质量知识的同时将其系统化。而且很多知识要经受时间的考验才能慢慢沉淀,它们在果汁中只要不冷冻就卖得好价钱。知识型有偿产品的“脚跟”决定了“超市”型模式是死路一条我们可以简单总结一下知识型有偿产品的几种特质:知识型有偿产品作为无形知识的无形商品,无色,无味,不可触摸,不像其他产品购买前可见,可触摸。虽然有一个预览但我们都知道只是一个噱头看不出任何鼓舞人心的干货的影响。购买知识产品之前的可信度很难建立,第二个消费者的消费印象,内容炒作热门内容公司的概念付出的概念,溢价品牌输出内容是伤害用户的一次性交易,知识性付费产品定价不能系统化。服务不能标准化知识产品的价值,很难衡量知识产品的价值,人们可能知道活着可能卖几块钱,音频订阅费可能会卖199元。对于网民来说,差价只有几百元和百元之差,唯一的区别,100-500元之差可能不会大到几百元和一百元。知识型支付行业没有类似的定价体系。就像知识产权市场一样,购买数千份故事是可能的,而且可能会卖出数千万份。对知识型付费产品的需求不仅仅是Airbnb和出租车,而且已经成为住房和旅游的独角兽。因为这是一个人,只是需要解决。这部分精神的知识需要产品的部分自我实现,显然不够僵化。在教育用户走高端定制的过程中,基于知识的有偿产品要想使知识型的付费产品稳定盈利,必然要走平台和服务。就像Airbnb一样,知识的内容就像租用的房间一样积累在平台上,用户逐渐适应平台的定价逻辑和推荐习惯,成为一个稳定的业务。知识内容提供商支付的时间越来越多,产品供应越来越多的人,它慢慢从丰满的市场中淹没稀缺......由于目前微信公众号的情绪内容已经到了开放的速度而读数不断下降,被推到代表粉末的死胡同。未来消费者会越来越聪明,越来越懂得摆脱罚款,这是值得看的,必须取消的,知识支付平台的重点应该是:发现知识,增加知识价值知识和输出知识,以使用户更粘稠 - 发现有价值的知识或内容的能力知识共享的本质是支付互联网选定的内容。可以依靠专业领域和泛娱乐领域的V和V继续制作高质量的内容,给予一定的曝光和财务激励。答案可以充分利用果壳学院的专家和作者的资源。 - 增值知识通过持续的内容挖掘和基于市场的协作,鼓励内容提供商在自己的平台上进行。例如,喜马拉雅山的李翔喜欢说话,这是成功打包的个人知识产权和品牌知识产权,为品牌增值,继续创造利润,在品牌自主的媒体平台上定期优化支付知识内容的输出,建立自己的品牌新媒体矩阵强烈推荐选定的内容,创造品牌爆炸。 - 善于结构化的知识输出,定期为内容提供者设置培训课程,以提高操作团队的文案撰写技巧和沟通技巧。所有帮助内容提供者不断优化其知识结构并产生结构化的输出。 - 增强用户的粘性限时试听,不满意的定期回报,客观中立的用户评论顶级是所有用户提升平台忠诚度的一种有效方式。对于整个时间来说,也是时候给那些曾经分享无私奉献精神的人们一些现实的回报,但平等而公正的象牙塔注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毕竟我们现在所付的知识不是九年义务教育,不容易对待客人,这是我们在成长过程中清除死亡的过程,它是我们好奇心的源头和源泉,苏格拉底说:“我所知道的是,我对世界“,在知识的过程中,老师不一定要比门徒更强,门徒也不必比老师逊色,谦虚的将来可能是平台最重要的微不足道的事情,内容提供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