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0亿的知识付费大蛋糕该怎么吃?

【2018-01-17】

  150亿元的知识大蛋糕怎么吃?

  积极学习“逆向人性”的特点使其成为教育行业边缘的长期移民,但每一次媒体变革都会促进知识的再生产,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知识服务的需求巨大的变化形式,直接付款成为可能。 “知行”是知识支付领域最先进的两家,它们分别代表了PGC和UGC的行业最高水平,在一个未知的大市场中也有一点点的消耗。而受过高等教育的白领,购书者有三种人口的高度重叠,预计人口基数约为1.5亿,2020年的动态观点可达2亿人口,知识型支付行业预计到2020年有望实现320亿的营业收入潜力,平台相关收入潜力将近50亿,估计新业估值为30倍,预计将支持1500亿市值一,支付知识前世今生支付知识是近年来内容市场的热点,不像大多数的互联网内容以自由的形式存在,充满知识的充满了强烈的戏剧性和颠覆性。认真思考,付出知识并不新鲜,整个教育产业已经有数百年的历史了。只有支付知识强调主动学习行动,而人性化教育又导致其不可逾越的,所谓的主动学习,长期徘徊在教育行业的边缘。图1:主动学习占据了更多人的生活,但实际行业却很小(来源:华泾证券)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主动学习的条件发生了变化:1,信息产量门槛降低在这种背景下,用户对学习内容的权威性,多样性,效率和交互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2,移动互联网侵蚀和分散了人们的时间。用户希望以最少的碎片时间学习最好的知识。 3,人们的焦虑加剧,如果所有在教育上赚大钱的中国公司只有一种商业模式,最大程度地发现,制造,使用和实现父母的焦虑,那么父母抚养的孩子缺乏独立思考的能力将被迫走出大学进入社区后,你会发现大学不应该谈论终点,甚至是出发点,当他们的焦虑没有转移到他们的孩子,他们需要释放4,基础设施完善,有偿使用习惯得到发展,上述三大难题得到解决,用户支付意愿增强,主动学习或知识型支付有了开始的条件。二,竞争格局:先获得知识并突破,竞争对手模仿创新知识付费正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市场空间尚未定论,行业各领域的领先者是行业标杆,其发展是行业形成的过程。知道:成功圈子“知识丰富的中产阶级”,但不及以前那种有意识地准确把握和大量圈子的企图,中国互联网年轻,受过高等教育,收入相对较高的“知识丰富的中产阶级”,手中这么多高品质,粘性的用户,几乎相当于拥有一批低价试肥的土地。但是,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可以理解的是没有太多的精力来实现。图2:知道创造最佳知识社区环境,但切断了大部分货币化的可能性(资料来源:华景证券)获取:基于PGC的付费订阅成功“获得”一个论据:知识意识到没有需要回到媒体的逻辑(如销售广告),还是回到旧的销售方式,直接结算是可行的,甚至更有效的。当然,还有几个条件:1,“弄”鲜明的语气准确把握其观众 - 有学习的紧迫感,但由于种种原因无法启动用户; 2,适合创业的知识型人才能够多方位地包装各方面的性格和内容,从而赢得与“父亲”同等的用户身份。规范,持续,规范地输出质量稳定,内容水平高,并且符合产品交付一贯的高标准; 4,系统中所包含的产品知识系统化,高效化,大部分内容在“搞”出来的渠道找不到同样的功能(包括话题,系统组织,知识转移效率等)的替代方案。从这个角度来看,“搞定”就是把产品退回一步,没有这么复杂功能,直接利用内容收费,更谈不上互动,甚至对产品的预售也没有评论,但良性交易也是社会的捷径,“得到”正在逐步完善,用户“试用”共享和通信也有助于形成良好的社区氛围。从来没有人有系统的,系统的尝试,“得”已经独立完成了从内容制作到传播到发行的全过程,开辟了一个新的方向。图3:无圈产品(资料来源:华璟证券)Himalayan FM,Dragonfly FM:从娱乐交通中汲取学习需求“为音响行业的玩家赢得知识型支付的成功”灵感来源于巨大的灵感,喜马拉雅FM和蜻蜓FM以知识为基础的支付复兴,其核心逻辑是现有产品库存的流量优势。但值得讨论的是,这两个启动音频程序的典型用户肖像是听相声,听小说,听情感节目。从这个角度来看,主动学习的需求可以媲美尼泊尔人民所挖掘出的春季和雪地,用户色调处理,并推荐符合主流用户色调的产品,下一次还需要做出很好的努力。图4:喜马拉雅支付的音频内容(来源:华泾证券)得分,价值等:探索UGC支付的知识和智力竞赛在“搞定”探索PGC的同时,也开始探索UGC支付的知识竞猜项目,其中最大的怪异动力出现在“子答案”的“网络”上。这类产品的基本模式是“付费语音提问+窃听”。罗振宇,佟大为,王峰等文化和娱乐名流进驻的“分答案”带来了很高的知名度和良好的现金流,几乎与此同时,千寻还推出了“现收现付”Q产品价值相似,但比“回答”影响力小。“答子”的理由并没有完全限制在知识问答的角度,娱乐性,甚至是内幕式的问题和答案,以满足用户的好奇心和窥探眼,自然而然地得到了更多的关注。迄今为止,以知识为基础的有偿问题和答案已经遇到了瓶颈。我们认为,付费Q的基本形式是UGC。其逻辑是,用户有长期的知识需求,相应地,他们也需要涵盖长尾,更有针对性的产品;但它也是技能交易和技能交易的核心。富人的技能是为穷人付费的,但是在提问者和被访者为知识付费的情况下,付费方往往没有钱,那么一堆没钱的人就买丰富的答案。换句话说,在UGC供需长尾匹配模式中,需要强大的操作能力来匹配付款人的头部回答,而旁观者的内容只有60秒的话音甚至是话语,难度是人们所能想象的。知道近乎Live:升级版本Q知道几乎值得在1.0 Scratch版本中,2.0奖励Q版本,3.0付费语音Q版本的磨合,终于知道Live Live就行了找到更适合自己的“一对多”,“语音+文字+图片”票务组Q模式。比较纯粹的语音或文字付款Q,更丰富的具体产品更具观赏性。更重要的是,Live Live引入了一种现场感的形式,增加了现场的紧张感和强大的互动性,极大地增强了用户和内容创作者的体验。“获取”和了解到Live分别代表了基于知识的PGC和UGC的行业高度在两个方向上分别是“Get”和“Know”,分别代表知识型PGC和UGC两个方向的产业高度,短期内虽然潜在用户群相同,自己的立足之地,还没有看到明确的竞争,从长远来看,更有可能通过各种形式的渗透来把握大众用户群的产品概述:如果类比电影业的发展,知识型薪酬就像2002年的电影,每年900万票房,乍一看PGC的领军人物“拿到”就像张艺谋一样,“英雄”占票房的30%。在这种刺激下,各类球员演变成了几个派别:掌握头脑内容的创造力,加速成为下一个姜文,徐克,徐铮;手中流动的小平台,开始对接各种内容资源,力图成为一个发行公司; UGC的平台有点类似于网络,似乎没有PGC的发展如此之快,但是市场上的PGC和UGC的玩家更像是一个同质化的竞争者:即付即用,其次是付费问题和各部分的答案,只有少数人将产品推向更高级的模式。图6:知识型支付行业现状模式(资料来源:华璟证券)三,市场空间:有望支撑150亿我们然后大胆地假设知识型的市场预测。按照付费用户数×ARPU的传统思路,将付费用户分为总人口和支付率两个指标,从人口基数,支付率和ARPU三个方面进行。知识薪酬基础在基础产业发展之初,知识型薪酬的基础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白领阶层往往是人潮的交汇点。主要特点:1,年龄:年轻人养成的习惯越好。 2,收入:经济能力比较容易支付。但是这种划分并不重要,因为低收入者可能会付钱,高收入者可能没有付出的习惯。 3,教育:高等教育往往不断学习要求更高,而付费习惯则更好。 4,职业:白领(包括公务员,事业单位)职业升迁欲望较高,支付意愿较高。根据CNNIC数据,根据CNNIC数据,本科及以上学历的网民有8400万人,大专以上学历的网民有6600万人,基数约为1.5亿。公务员3500万人,白领/普通员工1.4亿人,约1.75亿人口基数图7:基于教育和职业基础的分析知识库基点数(来源:华景证券)薪酬渗透率我们认真研究了C终端支付的多种形式,主要有以下三种,其底层机制有所不同:2)视频会员,QQ会员/ QQ音乐绿钻等; 3.单机游戏(根据支付时间长度),书籍/电子书,单笔销售,CD密钥,游戏道具,现场游览奖励等,知识型支付的模式核心更接近第一种模式:简单明了,解决用户这个问题,并不需要去那么多,而且这个平台不是因为用户流量大而转化的广告收入),而是直接拿内容抓住用户就可以收钱。图9:目前和2020年视频行业高素质人口的薪酬估算(资料来源:华泾证券)这意味着以知识为基础的支付将会有一个相对较高的薪酬比例,理论上无限期地向100%超级第二类和第三类。保守地说,我们通过参考第二类视频的支付来估计该行业的潜力。我们推测,到2020年,知识付费人数达9000万人左右。这个用户群占2亿高学历人口的45%,占互联网用户总数的12%。图9:当前和2020年高学历人群中视频行业工资水平的估算(资料来源:华景证券)ARPU知识支付商业模式的突破依赖于从单一的知识发展到知识服务人员的认可,从而支付知识+身份+系统服务。罗冀目前认为“获得”7900万付费用户,而付费专栏销售额为1.44亿,这意味着每用户平均收入至少为360元。当然,因为Logos高度参与内容制作,它所做的数据远远超出了整个行业的水平,但它代表了前进的方向。我们获得当前的360元ARPU值来预测行业空间的未来。结论:2亿人,45%的工资率,以及每用户平均收益为360元,这意味着该行业到2020年有望达到320亿美元的收入规模。假设知识提供者占有50%的份额,该平台的利润为160亿人民币,分别占64亿元收购成本(20%),30亿元运营成本(9%)和17亿元收入,平台利润达到49亿元。以30倍的估值计算,市场预计将支撑近150亿的市值。能够为用户提供知识服务的个人应该像内容业的其他形式的创作者那样分散。能够提供这种服务的平台应该相对集中。竞争格局分为两种情况:1,腾讯等巨人再次拿走其他行业份额的一半,这意味着还有7500亿市值。根据老板的50%,第二个20%,第三个10%计算的知识型平台估计有300亿和150亿的估值; 2.如果巨人不强迫,假设前35%分别为:20%:15%共占70%空间,这意味着前三者分别为52.5亿,300亿和225亿市值。 “最后,有两个风险提示:一个是可持续风险的模型;二是竞争升级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