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单”定罪:颤抖吧 水军雇主们!

【2018-01-17】

  “单刷”信念:震撼水军海员!

  网络购物行业正走出荒凉阶段,进入规范时代,之前在场外进行了大量的实践,会有越来越多的空间。买家讨厌网络“刷单炒”行业,终于被定罪。 2013年2月,李先生创建了“零距离网络联盟”网站和聊天工具,建立了单点信用信息平台,并收取“会员费”和“平台管理维护费”。目前,李某以“非法经营罪”(李先生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罪名成立,判处有期徒刑五年零九个月)。这是中国第一起针对绘画炒作负有刑事责任的案件,具有很强的象征意义。网络假冒交易,假冒商业信用肆意交易,让消费者被剥夺了基本判断,也从根本上破坏了网络世界规则的完整性,所以被称为“网络交易的癌症”。目前的假交易网络,已经成为一个巨大的黑色产业链。据不完全统计,2014年,全国共有虚拟交易网站680多个,每年现金流量超过2000亿元,产品或服务虚拟交易价值高达6000亿元。就李的刷子生意而言,截至2014年6月,他已经赚了超过90万元,但这种社会影响不好的“毛笔”行为很难受到严厉的惩罚突如其来的麻烦,一般交易平台要处理成交量要清理,这导致操纵黑手背后的刷子总是逍遥法外,“刷”只能割草不能被清除。去年12月,阿里巴巴集团在“傻推网”平台上提起诉讼,严重危害市场竞争秩序,诉讼金额达216万元,成为第一起在国内首次招揽诈骗案商务平台。事实上,之前刷平台的“傻推网”已经被工商部门处理了,但仅罚款10多万元,与“刷”的利润相比,非法成本太低。打击“刷单”的难点在于其法律性:这是一种犯罪吗?应该是什么罪?有专家认为,以前,对于“刷”可以适用“非法经营罪”定罪和处罚。因为利用互联网来组织虚构交易并从中赚取利润,这是“商业”,“炒作”“刷”是“非法”,所以“刷”符合“违法经营罪”的犯罪要求。这一次,“国内首例笔触案子追究刑事责任”无疑为打击互联网“刷单”迈出了可喜的一步。余杭区法院一审认为:李某违反国家规定,以盈利为目的,明知是虚假信息,仍然可以通过网络发布信息等服务,扰乱市场秩序,情节特别严重,构成“非法经营罪”。目前,中国的互联网产业,特别是网络购物行业正在走出荒凉的阶段,进入监管时代,在此之前,许多机会主义和开创性的活动空间越来越小,事实并非如此期待一个“刷命令”被定为刑事犯罪,而是更早的“摇动”这些海军雇主的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