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贫的大旗遮掩了多少农村无可奈何的羞?

【2018-01-16】

  扶贫旗帜隐藏了多少农村无奈的耻辱?

  减贫是帽子工程,帽子工程的手段是什么?如果在2020年之前我们摆脱不了贫困,那就是19年,那么地方领导就不会得到提拔,不能动员起来。鉴于扶贫之前频繁的灰色地带,他们也要求不要把钱直接分配到地方。相反,扶贫工作要有针对性,要扶贫一对一。首先,要确认哪些人是穷人?这包括两部分,一部分是城市弱势群体和低收入移民,一部分农民在农村,而后者占绝大多数,所以扶贫基本针对农民,所以有指称扶贫的县,扶贫县又分为国家级重点扶贫县,省级扶贫重点县等。各级政策不一样,扶贫资金不一样,你会发现很多貌似富强的县是国家级贫困县,这也是一个很大的奇观。当然,不排除县内偏远地区确实很穷,尤其是在山区没有通行的地方。说到扶贫,有精准扶贫,产业扶贫等多种方式,特别是精准扶贫。除了通过一对一的公务员和企业配对帮助公众摆脱贫困之外,大数据还有精准的扶贫。值得赞扬的是,大数据扶贫应优先考虑贵州省扶贫大数据,为每一个贫困农民建立一个大数据档案,围绕减贫大数据围绕减贫工作开展工作,此外,产业扶贫是近年来提出的扶贫开发的产业扶贫,其根本原因在于扶贫已经成为“闹事人”遮羞布的一部分,圆通故事不能继续下去那么有什么关于扶贫的有趣的故事呢?精确的基于大数据的扶贫攻坚目标,帮助偏远贫困的贫困人口一开始就帮助他们照顾你没有带来的东西还没有忙着呢,还是直接问这个没有带来什么东西呢,还有一些扶贫的目标,帮了一下之后,他们的收入就增加了。他们摆脱贫困,准备好报告。这些人不想摆脱贫困。第一句刚问:没有扶贫吗?这些贫困家庭往往自己做农活,才能自救。现在,在扶贫济困的一对一配对下,他们变得越来越懒,只能等待救济扶贫部门。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或者现在采取了一些简单粗暴的反贫困措施,越来越多的贫农成了“闹事人”,“懒人”,不但不能真正解决问题帮助穷人还造成了更深层次的懒惰问题。准确的扶贫有助于清除“穷人”,“让人们有更多的机会去钓鱼,而不是去教鱼”,这是中国古代的一种说法。对这些贫困户来说,不应该只给他们吃的懒鱼,而应该给他们钓鱼,捕鱼或者养鱼的生产能力,才能真正实现脱贫致富的目标。这涉及到几个问题:一是被划分为贫困户?财政救助;哪些是有一定生产能力的贫困农民?工业扶贫;不能任何财政救济和扶贫,只有更多的懒惰的人;二是加强精神扶贫不仅仅是关心人均收入和金钱问题,还要关注农民和家庭的精神状态和积极进取的劳动生产意愿,要树立自力更生的观念,合理的生产和财务管理。所谓的先进农民的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是不可能建立起来的,拿钱来说,还是贫农户的水平和意识;再次是真正的产业扶贫,工业就是说不是两个人的农民,而是产业规模的形成,许多帮扶,配对的农户和农户开办了手工业,手工业等小规模的作坊,收入虽然有一定的收入,但是不稳定,市场风险不容抵制,行业扶贫的依据是当地土地,气象,种植农产品的传统优势,新的市场需求等。规划评估后的具体农业生产,如水果种植,畜禽养殖并以农副产品加工为龙头企业为龙头,组建贫困农民扶贫合作社一个规模,市场抗风险行业,实现多层次收益,股份制农民持股比例如贫困农户,政府补贴贫困股份,贫困农民工资收入等,然后参与产业链如果整个行业平台公司未来可以享有资本市场溢价,那么贫困家庭也可以获得股息和其他收入。第四,准确的扶贫数据不仅要实现贫困户的数据,还要实现当地土地,土地,种植业,养殖业,农产品,农产品销售市场,天气等等的大数据,可以在此基础上进行准确的评估,哪些行业农业生产适合当地贫困户参与生产的合作社。第五,金融扶贫不能指望用扶贫资金实现扶贫或产业升级。而应该把贫困户和龙头企业组建的工业合作组织建立成为自制,献血者,而输血不能直接用于抗激素药物,而是作为风险补偿基金或工业基金来吸引各类人员的金融机构支持和参与工业生产,只有活力和市场工业生产,才有可能获得资金支持,而扶贫资金越来越多的信任和自卑可以有效地放大和扩大金融机构的信心。这是可以成为良性循环,持续发展的方向。精准的扶贫,产业扶贫,金融扶贫和精神扶贫是一场持久的战争,并不是热衷于通过种植项目帮助种养殖项目,无论是针对帮助这些农民还是帮助政府官员而企业要有产业和金融的格局,才能真正实现农业和工业化的升级换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