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伞于民:3万把共享雨伞 一把都没找回来!

【2018-01-17】

  伞雨敏:三万分担一把雨伞没有拿回来!

  晴朗的汽车,在雨中借雨伞。在分享了自行车的火力后,大批企业家蜂拥而至,寻找类似的惯例赶上共同经济的出路。其中,共享雨伞已成为许多项目中最具争议的项目之一。类似于共享自行车,通过二维码共享雨伞,只需用手机扫地,然后进行验证,支付押金,充值等步骤,就可以获得密码,进入雨伞就能打开。但是由于更多的机械锁使用密码的形式可以重复使用,共享的雨伞也遇到了共享自行车类似的问题,大量的雨伞被破坏,私人占用。据媒体报道,在桂林,东莞和南昌,甚至有成千上万的雨伞在短时间内“失踪”。令人惊讶的是,面对大量的雨伞丢失,共享自行车公司采取积极措施作出了不同的反应,共享电子伞总裁赵树平说:“我们现在已经在上海的11个城市,广州,深圳和南昌共享一把雨伞,几乎每个城市都出现了“雨伞难找”现象,但这是正常的,我们的初衷是把伞藏起来,倡导市民把雨伞带回家。所谓的“保护伞”究竟是怎么回事?如何分享保护伞的前景?真的如朋友所说是在做慈善吗?很多人认为用“共享”的标题,人们会考验一个城市居民的素质,因为确实有少数人愿意将“分享”改为“为了自己的缘故”,这可以说是共享雨伞的终极目标,据“劳动日报”报道,早6月,OTO在上海分享了雨伞100元免押金,免费无密码“三不”伞,结果伞全部遗失。 6月中旬又有100名,结果损失率再次接近“百分之百”。据桂林晚报报道,6月16日,桂林电子雨伞正式启用。首批交货达到了两万个。但是,短短半个月时间里,只露出了一张小脸,一把伞分成了一把伞,不起尴尬。 “也许大家逐渐了解哪个门口,把伞带回家了。”高某表示,公共场所只要使用一次共享雨伞,记住密码,就可以带回家永久使用。 “当我共用一把雨伞的时候,我和同事开玩笑,迅速把雨伞带回家,或者雨后面没有雨伞,现在街上有雨伞。据“江南都市报”报道,6月15日,南昌有三万把雨伞被放进去,七月三日“难找”。共享雨伞变“私”,用户气愤,但共享雨伞业务显得十分平静。赵树平说,他们将进驻每个城市都会有类似的情况,主要原因是伞的体积不够大,造成不能共享的情况。当一个雨伞像城市里的一辆自行车一样散开时,估计你将无法分享这样一个问题。他说,在共同经济出现后,就像分享自行车一样,很多人也面临着不让共享自行车为“私人所有”的道德负担。在共享的雨伞上,经销商欢迎公民和企业携带雨伞回家或在店内,对于家庭和顾客,“私人地位是暂时的,不需要道德包袱”。有一个城市利润,英美烟草和其他未来的访问板块?雨伞属于私人所有,但企业却异常冷静,许多网友质疑这是企业利润的一种手段。评论在“南昌3万共享雨伞难寻踪影”网友@逆行步行者说:“存19元,成本9.9,瞬间卖出3万把雨伞!赚大!蝙蝠等巨人进入盘子。这些项目的发展模式也是非常相似的,都是疯狂的焚烧习惯,培养用户,抢占市场,最后利用资本的力量迅速垄断或寡头垄断。根据铅笔道路统计,目前共有10多名雨伞用户共同参与,其中只有5人获得了资助,都是天使轮。与分享自行车和分享收费宝的追求相比,共享雨伞的资金相对来说比较酷。然而,共享雨伞的大规模扩张还在继续,赵树平说,他们以前的目标是在全国启动200万人,确保500万的注册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