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玩了7年数字游戏 被孙宏斌39天揭穿

【2018-01-16】

  嘉跃庭玩七年数字游戏被孙宏斌登场39天

  乐视在8月28日晚上交出了孙宏斌的第一份财报,最明显的一个特点就是充分暴露了风险,进入了嘉悦馆,2017年上半年,营业收入55.78亿元,实现净利润6.37亿元,分别比去年同期下降44.56%和323.91%。这是乐视上市首次出现亏损,原因之一是乐视整顿了以往不合理的会计处理方式,削减关联交易是孙红斌正在做的另一件新事情,从财务的角度来看,这个命题并不是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不仅需要动大手术,大量的关联方应收账款,乐观现金流量的限制,乐视在宏观层面指六次“新乐视”战略。潜在的血统是在贾永亭时代清理与乐视的关系。乐视网络销售不好拖累乐视网络业绩发生巨大变化,乐视给出了三点解释:一是受音乐系统财务状况的影响,广告收入,终端收入和会员收入均有较大幅度的下滑;二是二季度基本没有开展版权分配业务,导致部分收入下滑;三是资产减值损失2.4亿元。具体而言,今年上半年,占公司收入比重最大的终端服务收入同比下降54%至23.6亿元,终端服务主要指以乐视的新旗舰超级电视。今年1月,在孙宏斌对乐视进行战略投资之后,乐视成为了其中的核心音乐公司之一,孙宏斌多次表示对乐视,乐视,乐视三大业务感到乐观作为“卖更多电视电影”的重点,但电视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卖出,今年上半年,由于新增音乐库存,公司库存增加了52.32% 。目前,乐视致信仍处于亏损状态,亏损额由去年同期的5687万元增加到2.8亿元。乐视之前披露的公司在过去12个月的诉讼和仲裁案件显示,在乐天被起诉的33起案件中,与乐视达成的协议导致15起纠纷,涉案金额约651百万元,从音乐视频网站来看,流量,覆盖率等主要指标均有所下降,占会员和分销业务收入的31.44%,占收入的比例超过30%。影视网站主要指标的下滑也进一步影响了广告收入,比去年同期下降了74%,广告收入比例从15.51%下降到了7.34%。今年以来,音乐作为其品牌受到冲击,广告主平均从去年的559.76亿元,上半年的129.105亿元下降到2.4亿元,落后于VA资产背后隐藏的资产变化是资产减值绩效变化的另一个重要因素。减值损失2.4亿元,无形资产减值准备1.56亿元,占比最大。截至2017年6月30日,乐视网资产净值达86亿元,占总资产的24.14%。其中,版权减值前电影账面价值80.45亿元,占无形资产的90%。在版权储备方面,嘉跃庭敏锐的洞察力。乐视此前已经积累了大量的影视剧版权。2014年以来,乐视网资产一直在上涨,但2014年已经做出了减值55.77万元,未来两年并没有减值。至于版权的减值问题,一些熟悉乐视业务的投行向AI Financial Services分析。版权的处理都是正常的摊销。影视发行权十年分配权的估计有效期只有1/10,但实际上电影版的价值可以在前几年产生,所以这种摊销方法很长低估了成本,高估了版权的价值。 “一般来说,减值测试是在年底,但是孙宏斌接手后,半年报部分贬值,这个趋势显然是市场认为在嘉跃庭时代是亏损的,释放未来贬值的压力“上述消息人士表示,作为乐视的主要资产之一,即使版权受损,版权也不能减轻,否则将无力偿债。乐视公司面临的风险包括:如果购买的版权不能及时商品化,或者影视剧加剧,无形资产可能会面临一定程度的减值,影响公司现金流入。资产减值已转移至现金流量。乐视集团表示,截至今年6月底,乐视网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218.8亿元,下降855.71%,主要是由于本期销售收入下降所致。乐视在嘉悦阁的“生态”交易中,通过关联交易捆绑上市公司和非监事业务,频繁的关联交易成为乐视最受关注的问题,2014年至2016年,乐视向关联方销售额从5849万元增长到128亿元,音乐电视从关联方购买的数量也从2014年的7932万元增加到2016年的75亿元。在音乐资本危机不断发酵的背景下,巨额关联交易引起了审计人员的重视。 2016年年报公布后,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对关联交易发表了“非标准”意见。德国乐视保荐机构和中国证券在后续报告中也指出,实际的日常关联交易与预期相差较大。今年5月份,由于关联交易,乐视是深圳证券交易所的询盘。处理与嘉跃庭时代有关的复杂交易,外部世界被看作是孙红斌音乐上市后非上市制度的切入。在7月份的股东大会上,新任董事长孙宏斌明确表示,乐视最重要的问题是如何处理关联交易据“证券日报”报道,乐视新任CEO梁军透露,公司可以基本清理了今年年底,七八个关联交易,从半年报来看,关联交易的数量还是很大的,上半年关联交易总量乐视的销售额约为人民币51亿元,其中销售额为人民币43.6亿元,购买金额为人民币7.5亿元,占总收入的90%,2016年该比例约为92%。关联交易涉及公司现有业务的正常运作。原有业务和解决办法的延续导致关联方应收账款的发生,同时在报告期内切断了非上市系统,导致新的性关联交易。孙宏斌的“切割”,最明显的是乐视和乐视移动智能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的关联交易金额从去年的7.79亿下降到4.587亿,乐视网网络营销服务(北京)有限公司也从去年上半年的32.78亿元下降到去年同期的1.03亿元,公司应收账款达95.42亿元人民币截至今年6月底,较2016年底的86.86亿元增加,占总资产的26.70%。其中应收关联方款项余额14.39亿元,合计52.41亿元,占比51.85%。关联方交易应收账款,除占比较大外,还是缓慢回升。如半年报所述,截至目前,重要拖欠方受基金情况持续紧张及嘉业鼎关联方资产受到银行保护的影响。应收账款还款受到影响,主要债务人未能严格执行还款计划。乐视说:“如果上述情况持续存在,将对剩余应收款的可收回性产生重大影响。”音乐网以嘉悦婷孙洪斌进入音乐网,战略已经改变。在公司的战略演示中,有6次提到“新音乐”,意在分辨贾钰婷音乐手表时代的到来,有什么新鲜事?根据公司的战略介绍,中光的业务重点将集中在大屏幕环保和内容为基础的内容,同时保持大规模的生态开放内容(OpenEco)的战略。此前,贾跃亭提出的“平台+内容+硬件+软件+应用”的“越秀生态”在半年报中已经转变为“平台+终端+内容+应用”,默默删除“软件”。新战略也首次提到,乐视大屏幕生态将基于云计算平台,打造星空观测系统(用户洞察),扁鹊系统(用户诊断),方舟系统(广告服务),BOSS系统(商业平台)智能算法(人工智能)等系统。乐视声称,通过这次战略性调整,新乐视的目标是成为提升家庭互联网文化消费浪潮的领头羊。此外,半年报显示,乐视正与有关方面进行磋商,获得乐视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100%股权,这意味着乐视将被纳入乐视。贾跃婷和孙宏斌在音乐界担任金融投资合作发布会的孙宏斌在转型音乐观看方面,嘉跃庭不断拉开帷幕。今年以后,贾永廷辞去了总经理和董事长的职务后,乐视也改变了现任乐视网首席执行官梁军,将乐视移交给美国的贾永亭,不遗余力地回国。嘉乐庭和他的妹妹贾月芳在离开乐视之前,并没有忘记从乐视中收回贷款。 2014年12月和2015年2月,嘉乐坊分别承诺向乐视借入1.78亿元和15亿元。贷款期限不少于60个月,免除音乐视频营运资金的补充。 2015年,贾永庭是最高现金放款人,并承诺将公司全部营运资金借出。 2016年年报显示,乐视已归还贾钰婷,贾月芳20.68亿元和9.68亿元的贷款,根据半年报,乐视余下的资金已付清。目前,嘉跃庭持有乐视25.67%的股份,仍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但是,他所持有的股份已经被冻结,质押率几乎是100%。如果嘉跃庭不能偿还涉及冻结和质押的债务本息,冻结的股权可能会部分执行,实际控制人可能会有变动。嘉乐婷成就梦想音乐网络,显然离他越来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