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晓松谈内容付费:读书人能赚钱是社会进步

【2018-01-17】

  高晓松对内容的支付:学者赚钱是社会进步

  昨天,高晓松出现了蜻蜓FM“短暂,大紧北”的发布会,这是小松第一次支付音频节目。蜻蜓FM团队主席高晓松和张强讨论了内容创建者和平台如何共同赢得内容和支付内容的问题。第一个录制音频节目的高晓松承认,当他做了第一集的时候,他说他哭了,流下了眼泪。 “夜间,当人坐在窗前时,你可以深入到你的心中,当谈到很多人在表演中不记得,也不能平常做的时候,”高晓松说过。高晓松自嘲地写了几首新歌,共发表了90多首歌,而这个年龄段的其他人可能已经发了1000首歌。高晓松少说唯物主义,为自己安静一下。谈到“内容上的支付”,高小松一开始就表示自己无法接触到经济,但后来他忍不住要说。 “我从事内容创作超过20年的平台没有付费,人们说我们是互联网的精神,你明白吗?你用白色音乐。有一段时间,信用卡或经纪人高小松付了钱回报。高晓松两年去了阿里音乐,掌管虾音乐,天天发声。高晓松说:“今天,当大家急切想为音乐版权付费时,我就到平台把它变成了钱,我还是要求大家给我一些版权和便宜点。” “我的悲惨人生就是这样,当我内容不吉利的内容,平台现在已经变成我跑平台的弱势群体”。对于这些数据,高晓松作为阿里娱乐的高管,制定了一个“高度保密的工具”可以抓取阿里的所有平台以及外部平台程序,IP,名人等数据进行大数据分析,可以看到明星的粉丝人像。但作为作者,他说内容创作者有自己的风格,数据不能是左派的风格。高晓松还预测,世界音乐人的未来只能存在于一个或一个联合体中。 “只要有两家,版权的涨价天价就不能停止。现在有4家,导致今年的音乐版权费收入为零,今年的版权费涨了去年的5倍多,所以只要还有两个,版权也将是最疯狂的加速。“以下是高晓松在蜻蜓FM付费音频节目”小大宁“播出的发布会和论坛演讲:张强(蜻蜓FM主席)和我是八十年代后期在北京学习的一代学生,几代学生之间有一种天然的粘合剂,大家坐在一起是在北京那些年学习如何经历成长和故事,如此充满愉快的感觉。我不会像一个首席执行官,人们穿牛仔裤和夹克运动衫,我穿了一件大裤子。这个我问了很多次,这张照片一定要写在图片的下面,仅供参考,以实物为准,否则别人告诉你作弊。我已经很久没有这么高兴了,我已经做了多年的演出,多年担任文学工作者,很少做一些很好的事情,这是每天的状态,但是,第一次,蜻蜓的办公室走了,我尽快进入了小房子,有一种特殊的温暖感觉,也许当我年轻的时候,那个时候有了一个唱片,带着刀郎到了每个广播电台里每个人都戴着耳机面对麦克风说话很低,因为当有人在视频中看着你,你很容易抵抗,但当你坐在外面,声音低沉温柔,这就是方式。我没有经历过这么多年,因为唱片行业已经被摧毁,所以多年没有一个年轻的歌手到耳机里面收音机里,轻声聊天把一些歌给大家听,那生活似乎已经很远我突然坐在那戴着耳机,突然间各种各样的鸡皮疙瘩都覆盖了起来,后来我变得很沉迷。我并没有在家说这个另一节,然后记录那个时期,当我录制的视频给我施加压力的时候,还要怎么录像,因为你必须显示录像节目,所以你必须花费大脑做这个事情,你会发现这个视频显示了好几个小时能够得分的几集,“金瓶梅”分五个现场直播有很多话题。但生活并不是说人们谈论“金瓶梅”还是一个非常大的话题,往往带着一些小小的想法,开心的事情,想和大家分享一下,这次我特别喜欢坐在那里录这个节目,因为这个节目很总之,差不多每十分钟一班,所以我觉得很舒服,只是在最舒服的地方我不用厕所就不用想了,所以当我记录下这个特别的感觉就是我自己,变得微薄短而紧。每个人都听这个节目的时候,我的声音比现在低得多,而且我和你谈话很舒服。告诉我们该说些什么。我的心一定是高低不平,比如人的美丑,美味的食物等等,所以这个“北排行榜”很有意思,没有自己的私房空间或没有陪审图的信誉。第一阶段谈心中的十个美女,一次把我心里那个深好到十几米的深井美好的当地人,有些看电影,有的见过人生,有的我没有知道她叫什么,但是她深深地在我的心里,所以我就这样说吧。当然有吃还是难吃的,我们不能说丑陋的人不要排队,比如我很容易被排除在外。有很多不愉快的事情,世界上有很多有趣的东西可以排在历史前两位,“青年手册”实际上是一个青年文化节目,文青失去了多年的光环,现在回来了随着社会的发展和经济的螺旋回到舞台的中间,往往是永远的当文青说:“你滚,再也不要说钱骗我了。” “过去当我和张强上大学的时候,一把吉他可以做很多工作,后来一把吉他”滚“出来,你要把房子,汽车,启动器,股票,等等,但是那个东西也很无聊,一个就够了,当你有房子,汽车,小货时,你觉得让一个人给我一把钢琴还是个好东西,不要说你住在一个房子里,你有一个人生的股票已经完成了,所以今天大家生活得很好,而且我看到文静看起来又有吸引力了,你怎么发展富有的第二代是比较困难的,因为你必须抚养你的父亲,否则怎么把你变成一个富有的第二代?但是把你变成富有的一代是困难的,但是我教别人如何成为一门文科,我认为这是可能的,你总是要做点什么那可以节省听人的节目骂你,比如听人说节目说“还是没有创造一份工作”,这不是靠我,oth在市场上没有听说过这个节目,人们说你被愚弄了,听了很久的市场失败,但是你没有发现所有的失败,你只有在学习创业和成功的时候才能成功。当你不成功的时候没有用处,但是学习音乐和学习文学青年的美丽是有用的。你的心在此。我自己的人生其实很有意思,但是大视频节目通常有时间快点起来,然后呕吐和说话好几个小时,最后才播出了两个月,我也不能随时跟那个节目报告给大家。最后还有一个简短而快捷的程序,“咸清偶滴”是我的周报。就像出差一个星期一样,回家告诉他的妻子:“我告诉你,我这个星期遇到的人,告诉了他什么,看到了什么,怎么想的,我的想法是想想这个事情,我非常恼火一条消息,但有一件事让我感到非常高兴:“我没有结婚,但和大家分享我的生活是相当有趣的。每天,我的脑袋都不太远。作为一个视频节目做大火的火,但不要浪费一年的咕噜声。不要让我说免费和付费。首先,我真的没有经济上介入这个事情。许多在其他国家留学的老师也没有学过,所以有一段时间我一天一天地离开了他们,我每天都在计算多少,多少市场价值。我不知道从哪里开始,我不能说我缺钱给大家,我不能说我缺钱。你为什么不谈论这个?我个人在这里报告,谢谢。 (以上部分演讲,根据论坛组织的以下内容)现在社区是凭借美国社会可以赚钱吗?为什么呢,人们把我脸上印的枕头结果卖到了淘宝上爆了,真是比所有的小鲜肉都多,你说我们卖不出钱的颜色?颜值是生产力。而且我也没有找到任何人提倡成本和成,因为我觉得有些人可以把我的脸迎生这个东西简直是好的,他们只是这么想的,他们以为我的脸上涨了,把钱扔来了,看了一眼有点像佛哈,把一个钱箱放在佛前,然后两个人坐在那个巨款里出来,就好像上帝有这个功能一样。没有人给你的音频化妆,我今天还在化妆,我们看到了吗?人们总是表现出类型,只要有人围观你就会兴奋,但是一个人的姿态却不能说一个人,而你坐在人群起伏的哪个人坐在窗前你心里有一个好心,深入我的心当你身边的某个人在你身上沸腾的时候,却不能深思熟虑。我还有什么话要说?我嘲笑我的视频节目中无休止的眼泪,但是我正在谈论我自己,流下了眼泪,因为我觉得我有很多话要说,当你在外面玩的时候,你会错过很多人。 ,一旦坚持,等待大家都想起来,我想这是最后的一个区别。对于现在正在付出的火热知识,我想知道是一加一等于二,知道是指导你的原因。知识是一种体验,旅行数千英里,在看到事物之前看到很多东西。网易首席执行官丁磊正在找人自己做这个表演,他正在找人,问我该怎么办?因为他是心理学教授,我说,你做浅浅的念经。我认为有能力支付知识的人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能够降低自己的身体做更平常的事情,也就是降维攻击。例如,在过去的几年里,美国的戏剧突然间出现了,这是大量电影导演和演员去拍美国电视剧的地方,包括“卡片屋”的大导演。伍迪·艾伦也去了美剧。所以市场就是这样做的:首先有一些人愿意进入这个市场,其次,有高级专业人员愿意进入这个行业。这是一个良性循环的良好市场。有这么多的粉丝,我们想要做什么?粉丝我们的粉丝钱清空了?那不行,绝对不能,绝对感觉不到自己的青春是一个很短暂的时刻吹给粉丝,这是绝对不可能做到的。我曾多次阻止当年试图做线下操作的视频平台等。大家都试图停止收钱。这个尝试被我阻止了。虽然我感到很感动,但是我很善良,很受爱。但是你不能那样做。我不介意我的粉丝叫粉丝,只有好看的明星才有粉丝,我的名字是好消息。我把19999元,1999元包已经取消,还剩199元也变成了200元,赚得更多。我们只需要200元就可以了,后来还有一个436的中间画了一个现在200多的叉子,我说为什么呢?我们尝试过的真正的内容提供商总是被测试过,为什么还要打折呢?原本打算卖200为什么你要写436,然后画一个叉子?后来我说不行,不这样做,刚卖200,我感觉很不错。我说这些话来说是因为音频平台其实就是UGC加二手的内容是开始,是视频还是文学文献,真正的数十亿的公司真正开始成为一个从渠道渠道变为平台的公司,因为渠道公司的价值远不是平台公司。是我所有的内容只是走一个渠道,平台公司会说我是一个有机的,可行的,自我驱动的平台,我出生的时候内容会跟内容制作人合作,在合作的过程中我们每个人其他的要纠正彼此的过去的做法,例如,当做生意的时候,当然会写一个价格通道打个叉子来告诉你我会给你打折的,我定价的是学习,但是你从一个渠道改变的时候,当我们实现平台的时候,我们有很多运行中,我们等于第一代到真正的音频平台做的内容。我一生共发表了90首歌曲,这是25年来音乐创作者的最低水平。普通音乐创作者应该在25年内出版1000多首歌曲,林熙卿老师也出版了9000首歌曲。我共写了90首歌,拍了四部电影,做了三场演出,服了两家公司。事实上,有很少的事情要做。我的经纪人在那里呆了几年,我没有任何收入,也就是我在光明中度过的时光。有时他甚至还给我一张信用卡,而我也不知道自己没有钱,反正这些钱在他身上,他没有钱也不告诉我,我把钱存在后面。我有一个优势,我们没有,我也被迫考虑半年左右,迫使没有什么也不做,只能在一个房间里坐着,坐了半年,其中本科生,然后翻译了马尔克斯的小说等等,迫使自己进行深入的思考和反思。我觉得非常好,唯一的经验是,这让我自己做的少一点,多一点时间。还有一个优点,你看起来不吸引,所以你节省了很多时间。如果你像吴彦祖那样长大,你觉得你还有时间吗?有一群人每天都在追逐着你,而你的成长如此平静,以致你有很多时间。我有几个身份。作为阿里娱乐战略委员会的主席,我每天都会看数据,因为你是在一家平台上服务的公司,当然要靠大量的数据。我公司还开发了一堆数据的工具,开发了一个高度机密的工具来获取所有阿里平台和平台外可以捕获数据来计算风扇的图像,所有的节目也好,IP也好,也好也好,星叶郝把基本上整个看在他的民族球迷画像,有多少人,什么教育,什么手机,什么车开,吃什么米,男女,已婚,没有房间,这是我作为一名内容工作者。当我还是一个创造者的时候,你甚至没有读到这些数据。如果一个作者可以通过数据来改变他的创作,那么这个人就是AI和人工智能。因为人是风格,我们有一个小学的班叫做人的风格,你的创作就是这种风格,你和贾樟柯导演说我用数据告诉你,如果你不想总是奖电影我告诉你如何采取票房电影。贾樟柯很久以前看过这部电影。他拍的电影还是戛纳电影,而不是票房电影。而不是阅读数据,他可以把贾樟柯电影的风格改变成冯小刚电影的风格。如果你给他看他的资料,他告诉他电影里有180张是非常慢的,好莱坞电影有2000多张,但是冯先生很长时间不能拍一部获奖电影,所以内容创作者有他们的自己的风格,内容创建数据指导是指导使用不同的人,而不是导向,以改变一个人“的风格,让数据告诉你不要使用高晓松,不改造高晓松,所以高晓松成这样的人是不可能的,数据不能用直接在思维层面上指导创造,但是在创造者合作的选择上是有用的,所以我作为创造者我看到的数据是没用的,我看着急死我不行做的更好,你明白了吗?还是不能再做坏事了,不仅数据,而且钱也不能改变,当一个歌手上台唱歌的时候,他今天就不会这么说了,歌手说今天只给了我20%我要唱八折,所以她拿了八折的歌,今天就说够了100%,绝对不是。你今天没有给他点意见,就是这个级别!今天他唱不到十次,我们也不会受到数据的影响。其实钱并不是直接关系他的数据之间的关系,而是选择平台而不是引导我们去使用。我们曾经说过,我不得不听一个节目是花一些钱看小说是花钱,那么音乐呢?为什么你要花一些钱独自一个音乐你想一分钱不给呢?但是音乐有它自己迥然不同的地方,一个是音乐的制作是非常有限的,不像其他维度可以减少竞争,跨界竞争,因为其他的东西都很开放,比如请一个导演来脱口秀不难,演员是没有问题的,但是音乐这个东西的门槛是非常高的,收益率很低,很难跨越,导演很容易的一个音乐人,导演写一首歌很难,在这样的情况很难驱动新东西的欲望,很多音乐播放是旧版本。其次,音乐是伴随的消费,你必须有完整版的费用类型,你如何来收取费用和你的版权是不稳定的之间来回四人之间,人们可能刚刚支付了两个月后周杰伦跑别人走,导致音乐与性消费需要版权的全面布局,新的版权收益率很低。由于功能如此之少,整个商业地产难以做到。我特别羡慕他们那一天,我觉得我在阿里做了一个错误的角色,就是把每一天都变成阿里星球,当我能想到两年后蜻蜓等音频平台做这么多的时候,我们应该认为改变内容平台一天一天地,因为我们依靠庞大的电子商务片段内容的需求,结果我做出了一个错误的决定。人做的是好的,不是因为阿里没有做,最后给了我们很好的教育和教训,但音频知识平台的未来应该可以支付2-3个,但是音乐播放器在世界上只能有1个1团结,因为最重要的是只要有2版权涨价就不能停止。现在已经有4家了,包括这里的朋友,导致今年的音乐版权费收入为零,版权费涨了5倍多,今年的版权去年涨了5倍多,只要剩下2家主页版权将是最疯狂的最后应该形成一个统一的,当然我们大家也都在讨论这个问题。但是音响并不重要,因为它是卖单一的节目,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模式,而这个模式想不到两年前,有些人没有突然想你想,但是你说那个时候我坐在那里没有想到,现在我不得不想到这个东西戳他的眼球。我的悲惨人生就是这样。当我从事内容创作时,我没有为20多年的平台付款。人们说我们是互联网的精神。你明白吗?分享你明白吗?白色与你的音乐。今天他从来不敢说这句话,谁说我们都知道这句话,那么说你有分享精神呢?今天,大家拼命为音乐版权付费,当我跑到平台方面走进钱来时,不得不要求你说出你给我的一些版权,更便宜。内容不好的时候,我的内容,平台变成了我跑平台的弱势群体来了。作者和创作者的欣赏似乎是额外的30%的费用,我不知道你的存在,主体还是平台的内容你有什么要解释的吗?关于苹果App的修改规则,从用户到作者和创作者的好评抽抽成本为30%,我觉得只要整合平台来分配他的声音,定价当然可以这样做。如果有谁有这个东西在手上谁能做到这一点,不要问苹果怎么样做出来,人们想成为市值第一万亿美元的公司,但是技术的进步,尤其是区块链技术的飞速发展实际上,在可预见的将来能够迅速摧毁原有模式,将导致消费者直接向创作者付费,而技术则无法修改。就像未来的版权变成比特币一样,你所有的交易都在你身边听我的歌,听我的节目,看看我,都在分散的领域,当然是时候跨越式地前进了你可以感觉到有多少大型的中心分销平台在工作中很难,因为他不希望在区块链技术推广之前提升你的价值。他计划在本月底开始出版的麻省理工媒体实验室(MIT Media Lab)直接对版权进行认证社交平台说,这首歌是由我写的几个人给我的感言我拥有这个版权,发现你有,你得到一个版权的公共分配协议,依靠区块链技术,这意味着你有一个比特币和所有人可以加入你,比如大家都认为你是好的,想要你5%的版权,我要你2%,当你发现你卖版权的时候,是比特币,你会发现版权的附加价值来自比特币价值而不是仅仅从消费者那里,用户的付款,只有你没有PE的证明之前。在技​​术突飞猛进的过程中,当然包括阿里巴巴在内的综合平台对于运营模式会产生一定的影响,尤其是隐形知识,内容,音乐这些无形的东西都受到冲击。无论什么样的社会发展,这个社会的学者都能赚钱就是这个社会的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