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峰对话:电子商务与中国制造2025

【2018-01-17】

  峰会:电子商务与中国制造2025

  [十亿国家电力网讯] 5月27日消息在2017中国电子商务创新与发展峰会全国电子商务示范城市工作交流会上,由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李明涛主持,辽宁海尔电子商务副总裁马军军,微店联合创始人陈友刚参观了“电子商务2025年中国电子商务”峰会。李明韬在对话中表示,未来制造业必须能够准确把握消费者的诉求。它必须是一个人人参与的制造业。它必须是社会化的制造业,专业化的服务和智能化的产品。图为互动现场同时,马洲军表示,未来电子商务要做“另外”,各个环节都要增值服务,而我们的电子商务一定要追求品质。另外,陈友刚还表示,海尔希望消费者从参与者变成消费者,把自己的店铺分成好的产品,卖家,这是90后或者是00后,都希望拥有个人标签的个性化的东西分享出来。本次会议将以全国电子商务示范城市为交换主体,深入探讨城市如何依靠电子商务聚合的创新要素,通过电子商务推动实体经济,实施重大国家战略如“一带一路”,“中国制造2025”等。提醒:本文是初稿的快速审核,为保证现场嘉宾的原创性,不删除或者遗漏,请见谅。以下是互动网站的简写:主持人:请有以下内容:请联系: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金砖国家专家组中国首席专家,辽宁省工业互联网联盟马军军;海尔电器业务副总裁,拜访微创联合创始人陈友刚;以及中国国际电子商务研究院李明涛电子商务中心的互动主持人。掌声欢迎舞台上的嘉宾。李明韬:各位领导,能够主持这么重要的一个环节,我们是很荣幸的。刚讲完农业,讲扶贫,那就谈谈第二产业,就是制造业。今天的会议主题总结出来的两句话非常好,叫做“聚合要素创新,让实体经济”,站在模范城市层面,我们前面做的更多是把创新要素汇集在一起​​,我们开展各方面在政策创新领域,政策创新通过形成创新制高点,产业资源衔接,电子商务服务发展,下一阶段,我们参与国家“十三五”规划进程,大家都有一个共识,那就是我们电子商务的下一个阶段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趋势,就是如何为实体经济转型升级服务。在这里谈到实体经济,各位出席了开幕式的马凯副会长强调的方向是制造业,他指出,我们的制造业是“振兴国家的催化剂”和“强国基地”,“实体经济的主战场”,“创新发展的重点领域”。图为:海尔电子商务副总裁,拜访微创联合创始人陈友刚从这个层面制造转型升级,也是我们模范城市领导要重视的一个重要方向。在第一次会议上,我们都谈到了这一点。制造业也面临着转型升级的巨大压力。一方面,各种因素的成本逐渐上升,国际市场需求继续下滑。我们的制造业如何能够帮助电子商务走出一条创新的发展道路,我认为这个话题是本届会议重点讨论的一个方向。在正式启动之前,这两位嘉宾也是很有代表性的,一位来自东北老工业基地的马久军,二是海尔电商副总裁,参观联合创始人陈友刚缩微胶卷。首先,两位专家简单介绍一下自己。君马俊:酷贵贵阳的特别荣誉。我的名字是小宿郡,我去过129个国家这么多年了。我亲自拜访了各行各业的6万多家企业,现在有100多个矿山,300多家钢铁企业和250多个国家工程设计院。最近我还去了包装公司和互联网公司,在印度的一个国家去了278次。我特别来到这里,感谢国家的动力。我对贵阳这次会议没有深刻的了解。通过国家的动力,我意识到贵阳,让我意识到这个高峰。我认为电子商务的创新可能从这次峰会开始。陈友刚:我来自海尔。我很荣幸来到数字博览会,来到电子创新峰会,来到今天的论坛,我今天坐在这里是电子商务的CEO,但是由于某种原因,我来和你做临时的沟通我没有很多马衔,但是我非常希望通过今天参观“三店一分享”,或者通过这样一个模式的实践,让更多的人通过漫步来了解我们。李明韬:在谈到电子商务的发展之前,很多领导人都认为需要引进电子商务服务企业和服务资源。不过,这些大公司的来临,必然会对实体的流通产生影响。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核心产业,有自己的传统制造企业,这些企业的转型升级只是引导整体强化和关注的方向。请两位专家从企业角度考虑,您如何看待制造业在升级换代过程中遇到的问题。陈友刚:我觉得每个企业都面临着同样的环境,同样的机会,我从消费者的角度看待消费者。前段时间国家电力公司把亿元州纳入海尔大学公开课,也做了这样的讨论,其中就包括刚刚“小米县”的农民小店讲的,现在我们谈的是电子商务,都是讲互联网经济,本质上格式的变化,核心是人们变了,还是整个消费环境发生了变化,希望能和大家分享一下。现在有两个极端,原来我们喜欢谈论80,现在还没有谈到,现在是60,70,90,00后的消费品企业应该仔细琢磨原来纯物质需求,功能需求,对这两类人的价值需求,60,70后需要产品质量,代表文化和内容。 90后,生活在物质财富之中,没有价格的概念,他们想要的是自我价值,有自己的范儿,所以出现了一种共同的文化,就是所谓的“强迫文化”出现,其实还是要有身份感上图:主持人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李明涛昨天下午在论坛上,贵阳市货币局局长表示,不能上网或者电子商务孤立地看待,你可以运用社会科学的观点,如何建立自己的品牌,如何塑造自己的品质,如何重塑工匠的精神,如何与消费者互动,一路回到文化而所有企业都应该做的,在所有的转型中或者在当前的环境下思考和解决。李明涛:每个企业的最终目标是千百万消费者,消费需求的变化也会导致我们的一系列变化整个行业ial连锁,我们初到的是主流消费群体越来越年轻,越来越追求绿色,品牌化,品质化,需要我们的服务业务,我们的厂商要适应这种变化。消费趋势的这种变化,当他们觉得自己是从事消费品的生产的时候,怎么能够传递给这些制造企业呢?我们在电子商务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包括阿里,京东在内的电子商务平台,也包括海尔商城,甚至三店一体的系统,使系统能够更准确地把握消费趋势的变化,这样的转变下一步将转移到工业产品,原材料生产领域和企业。这些企业可能会更清楚地位于东北老工业基地。你能介绍一下吗? Jun Ma Jun:让我分享一下我对工业互联网和工业互联网的理解。电子商务“电”是手段,“业务”是本质。不管这个“电”如何变化,但如果你的“生意”不起作用,电商就变得不诚实,变成假货,变成真正的经济冲击等等,所以我们要追求质量。辽宁省互联网联盟马俊军由于中国是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国家,拥有超过7亿的手机用户,我们从事互联网,从事电力,在世界各国都有优势,英美烟草在电子商务发展然而,在各国政府特别是发改委领导下,我想与大家分享一点,英美烟草已经在历史上发挥了作用,并将在未来发挥作用,但中央政府地方政府我们必须认识到,在“大众创业和大众创新”的前提下,我们必须着力培育创新型的新型电商,这可能是本次会议的主题,新的电商正试图创新第二,过去传统的电子商务给消费者提供了更多的购买地点,购买地点,购买时机,以及未来电子商务提供商的定义,应该把它准确地称为工业互联网和工业互联网。无论是工业互联网,工业互联网还是工业电力供应商,未来应该更多的是从消费者端向制造企业提供更多信息,指导制造业和优化制造业。中国的巨大优势不在于消费领域。如果一个国家拥有强大的消费基础,那么这个国家可能不一定会成为“强大的国家”。一个强国必须拥有一个大国的强大力量,必须有装备制造。这就是为什么国家领导人一再强调我们的大局和制造业如何融合。今天,在电子商务峰会上,我们称之为创新论坛,聚合创新要素。如何从电商角度推动我国装备制造业的发展?这应该是Tuyere,如果电商的出路在哪?乌龟在这里。怎么做?是否有可能从三个层面进行探索。首先是从宏观层面。我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工业和信息化部,有关部委和地方政府都没有出台一系列协调运行的政策,鼓励互联网产业发展,产业互联网发展,鼓励发展工业电力供应商。刚才我去了跨境电商,我觉得中国跨境电商之所以能在中国发展,是因为国家给了特殊政策还是不发展。我们要发展工业电力供应商,把制造业与互联网深度融合,制定宏观政策。二是中等水平。地方政府如何能够推出一些促进中央政府对行业发展的政策?第三,微观层面,企业层面,不论互联网公司,电子商务公司,设计单位,制造单位,应该有一个新的电子商务思维,新的互联网思维,应该使用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AR / VR,与这些新的经济根据新的想法,我们必须武装我们从设计到制造,销售,售后服务方面,中国未来必定会有超过亚马逊的品牌,这比亚马逊的品质还要多,Google这样的品牌肯定要比这些企业多,这些都是我们新的电商,未来的新经济。李明韬:非常精彩,非常系统,从我国到国家一级,到城市一级,到企业一级制造业转型升级总的来说大纲的背景是非常明确的。从马先生的演讲我们也可以看到,很多企业已经开始做很多事情了。海尔实际上是在努力实践这样的发展方向。通过对消费者需求的准确把握,定制,灵活生产相关产品。这样的企业可以给它更多的支持政策吗?还是中国在发展过程中面临的政策障碍?面对社会服务和公共服务领域的不足,我国政府将会加以弥补。这在我们的城市值得深思。我了解我们的模范城市。刚才你们都提到我们实际上是搞示范城市,我们更可能依靠各个示范城市的创新能力和思路,围绕特定城市的地区和资源进行政策创新。在很多地方,向这个方向提供一些真正的示范给全国其他地区是非常重要的。围绕制造业从全国向城市转型,形成完善的政策体系和完善的公共服务体系。当我们看制造业寻找下一个突破点时,另一个重要的方向是如何面对国际市场。刚才你提到你走遍了很多国家,我们看到了更加复杂的经济形势。我们有“一带一路”战略。我们的企业或制造业如何抓住机遇走出去,再次面向国际市场。电子商务在市场发展中扮演什么角色?马军:主持人这个地方非常的地方,也很口渴。我们应该在哪里发展装备制造业的未来发展?什么是方向?一是技术方向。其次,市场方向。国务院明确指出:“一带一路”是“一带一路”的证人和实践者。我是1991年在印度,俄罗斯,伊朗,哈萨克斯坦等国家搞建设的。 “一带一路”65个国家去年有44亿人口,23万亿GDP的巨大空间。 “一带一路”国家与中国在经济结构,产业结构和发展阶段上有很强的互补性。我们要建设的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有两个:一是可以看到,公路,铁路,机场,航运;第二,你看不到,同事们为你做了拼搏和奋斗,就是网上的“丝绸之路”,网上“一路走来”。如果我们在网上与我们的海关,定居点,商检,物流等,我认为我们的“一带一路”市场将会被这些企业抓住。我想谈谈电子商务的感受:一是过去的电子商务提供商一直在做“减法”,切断中间环节,把产品导向消费者。我希望未来的电商能在各方面做“增值”和增值服务。如果做不到,我们的电子商务就不能称之为“新电子商务”。其次,我们的电子商务必须追求品质。没有电商的品牌,这个电商和假货,有缺陷的产品,副本是等同的。李明韬:无论是国内市场还是国际市场,电子商务在准确描述消费者信息,消费者数据和需求方面都发挥了基础性作用,为未来独家提供过程,海尔做了大量的努力工作,我们知道我们国家在制造业上做了“中国制造2025”,提出了成为制造业发展目标的三个阶段,海尔作为我国制造业的代表,作为您的业务条件,为未来发展或为制造业的未来是什么样的总体判断和规划?陈友刚:刚才马总说起来,说了很多,时间有限,我还是希望大家能够耐心的听我说完这个。很多宏观的东西,但具体是怎么样的业务,我们都知道的大概念,但如何实现具体的,如何与消费者互动,这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对于海尔,我们明白,传统的制造业,我们现在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有几个典型特征:一是传统的制造型企业被称为“平台型”的企业,不仅有家电,孵化的产品很多,包括供应连锁,研发等资源都在我们的平台上,那不是制造业,他是一个开放的平台型企业。其次,从“电器”到“网络”,家电的物联网是什么,所有的消费电子产品和用户进行互动和互动。三,回到话题 - 电商。其实不能称之为“渠道”,而是一个“社区”,就是一个“生态”,传统的概念众所周知,传统的百货公司,其次是连锁店,然后是互联网电子商务,个人电脑电子商务出来其实,到了社区电子商务阶段,我们会微微了解微店,微店,微店是什么?我们对社区的内部定义是让所有用户在第一时间把他的需求,他的意见,他的观点,他的个性和业务互动,他的信息通过我们的“三店一”入口,无论你是在线还是离线,还是在移动社交,社交圈或者自己的微店里,都可以通过自己的信息无障碍,无缝传输到开发,生产,制造,物流等服务,就是要变,用户可以通过“三店一平台“,而所有内部系统都可以无缝交换,互动,这是一个买卖颠覆的概念。现在是后电子商务的时代,消费者身份的变化,我们海尔希望消费者成为消费者从参与者,成为一个很好的产品自己的店铺分享,卖家,这是90左右,00后也好,我想与个人标签分享我的个性化标签。昨天傍晚,当政府领导表示不喜欢说“超车超车”时,随着“换车赛”,内部海尔有两句话:一是“改变超车”;其次是“戒指引导”。海尔不仅是一个制造业,更是中国的世界品牌,也是制高点。李明韬:两位演讲者都能感觉到,未来制造业必须能够准确把握消费者的诉求,必须作为一个人人参与的制造业,必须是社会化的制造业,专业化的服务和包括不断创新在内的网络化交易在内的智能商品应成为未来经济社会的标志,在这样一个转型发展的过程中,不管中央政府的水平还是模范城市政府的水平,都应该在政策创新,平台建设和公共服务的基础上,对这样一个发展目标进行更多的思考,更多的规划和更多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