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峰对话:电商扶贫的“实践探索”

【2018-01-17】

  高峰对话:电力扶贫“实践探索”

  [亿邦电力讯] 5月27日消息在2017中国电子商务创新与发展高峰论坛全国电子商务示范城市工作交流会上,由中央财经大学中国互联网经济研究院副院长欧阳日辉主持本集团农村资深专家张瑞东,大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大茶董事长刘健,武乡县委常委,王志昌副主席,张志鹏副手山西省知识产权局以“电子商务扶贫”为主题进行了首脑会议。在对话中,刘健说,电力扶贫要首先帮助贫困人口在意识形态方面,如何让他们参与到这些行业中来,如何让他们的思路跟上电商的发展步伐。他们的许多想法还停留在工业时代,车间时代的思考,同时张瑞东说,电子商务扶贫带来了新的基础设施,即云,网络和终端,新经济“平台经济,共享经济”模式等也是新的服务体系,过去供销社,信用社,邮政是全新的物流体系和其他替代性的“三新”。此外,张志鹏还表示,电子商务工作围绕扶贫开展,依托电子商务,让贫困户参与电子商务的销售,使贫困户从中受益y而繁荣,而像小米这样的雾农作为农产品的实例促进了实际的成功经验。本次会议将以全国电子商务示范城市为交换主体,深入探讨城市如何依靠电子商务聚合的创新要素,通过电子商务推动实体经济,实施重大国家战略如“一带一路”,“中国制造2025”等。提醒:本文是初稿的快速审核,为保证现场嘉宾的原创性,不删除或者遗漏,请见谅。图片:中央财经大学中国互联网经济研究院副院长欧阳日辉,阿里集团农村资深专家张瑞东,大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刘健,董事长兼总裁山西省武乡县委副书记张志鹏欧阳日辉:女士们,先生们,下一步就是“电子商务扶贫实践探索”,近年来,电商做了很多工作,扶贫的努力,国家也出台了一些相关的政策,在电力扶贫问题上也有一些争议,有人说电力扶贫是假的,实际上我认为这不是虚假的,我们可以帮助穷人,但实际上是需要说话的,目前电力供应确实有一定的难度扶贫。有什么困难?首先,物流成本比较高。由于我国幅员辽阔,大部分农村地区都应该交付物流快递,成本确实很高。其次,沟通成本相对较高。我们这个偏远山区的贫困户,文化水平不是很高,对外面的信息不是很了解,跟他们沟通的成本是非常高的,所以他们的产品是电子商务的要求和如何沟通和他们在一起也比较困难。第三,运营成本相对较高。农村电子商务通过倒卖农产品来帮助减轻贫困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我们也看到了做好做好的良好平台,做好做好县,做好做的好事。今天我们借此次交流会的机会,从平台,企业和政府的角度,探讨电子商务扶贫的一些模式,以及如何理解电子商务扶贫的问题。首先从业务开始,电商扶贫在企业前面冲上前,大茶网首先谈谈您是否在进口茶叶,在农产品上涨的带动下,您有一些经验,先请刘师傅网刘先生介绍。刘健:就我个人而言,农村扶贫存在很大的误区。当我们到地方和企业去的时候,很多人认为用电来帮助穷人帮助农民销售他们的产品,教他们开设自己的网上商店。在我看来,农村电商“扶贫,包括物流,产品和产业等问题,应该看在这方面,很多人提到农村电商”扶贫是一个虚假的命题,因为当我们去企业去了地方政府,政府问了我们一句话:“你能帮我卖东西吗?”,“你可以帮我卖多少?这样做会产生一个错误的主张,因为你不能卖太多,也不能卖因此,电子商务必须帮助穷人思想上的减贫,如何让他们参与到这些行业中,如何让他们的思维与电子商务的发展保持一致,现在他们的许多想法仍然存在停留在工业时代,车间时代的思考,以上是第一点“扶贫”,第二,任何扶贫都不能单打独斗,没有品牌,分散的时候,销售10万和埠创一个品牌,其实一个品牌是不行的,安溪铁观音,福建大红袍,普洱,云南等等每个行业背后都有一个大农民,我们如何帮助穷人从品牌,产业上扶贫,如此即中小企业参与产业链。比如做包装的包装,适合设计做设计,做分类整理,适合种植做种植,加工和加工进行加工。我认为应该在思想上和产业上努力工作,有品牌,物流问题和人才问题得到解决。欧阳日晖:农电扶贫有三大难点:一是物流成本高;二是沟通成本高;三是运营成本高。我主要指的是好的产品是在偏远的山区,但是没有好的品牌的产品,你必须弥补,你必须运行起来,成本真的很高,我上网查了一个大的茶叶网,比较有名的茶叶已经有了一个品牌,但是我发现你在原有的一些茶叶品牌是不一样的,经过你的操作,在你的包装后,在县里一些好的茶叶创建,你的大茶叶网方面也有供参考,请告诉我们如何远离没有信誉的山区,有没有品牌产品创造好?刘健:不久前,习近平主席在5月19日来到茶博会时发来贺信,花园街茶(音译)赢得了优秀品牌。这在2014年是未知的。我们用互联网思维来对待它。很多人说互联网思维也是一个伪命题,我认为这不是一个伪命题,之前我们看到一个产品是线下品牌,网络品牌并不代表互联网时代,实际上互联网品牌的发展有很多在线机会,在线活动,您的活动,您的互动线上线下活动,品牌建设等等,以前的政府认为茶叶一定要在产品上高,但是我们的想法是成熟的品牌竞争很难,即使在互联网时代,你必须瞄准70,80,90,如何成为互联网时代的互联网品牌,这是非常重要的。通过互联网做线上线下互动,做到互联网时代品牌的成就,什么品牌得到解决。欧阳日晖:通过互联网以电子商务的形式载体,打造互联网品牌,这是我们电子商务帮助穷人走上更好的路子。张瑞东是对农村电商的一个早期干预,帮助穷人,整天在农村奔波。就像你们的农民一样,从你们的平台的角度来看,你们可以分享一些关于如何减少电力企业实践中的贫困的经验和模式吗?张瑞东:从平台的角度来看,如何看待这个电力供应商的帮助首先,刘总统和我的看法基本一致,我们认为电子商务扶贫带来了新的基础设施,即云,互联网和终端,新的经济格局“平台经济,分享经济”等等;新的服务体系,过去的供销社,信用社,邮政全新的物流服务体系等替代,这就是“三新”。二是对于电商来说帮助减轻贫困,我们认为不仅要让渔民把发展能力带给穷人,还要创造“渔业”,创造良好的生态,学会如何销售东西,互联网如何帮助他们从心理学的角度来整合第三方面的东西。我们应该希望阿里巴巴拥有两个“核”:第一,年销售额超过1000万的村庄淘宝村,去年被称为淘宝村,3111,典型的农业社会组织模式再加上生产方式在工业社会和信息社会的生产方式。通过近年来电子商务的发展,我们看到了许多生动的消除贫困案例。其次,农村淘宝。淘宝村分布图基本上在东部沿海地区,在广阔的东西部如何做,我们有农村淘宝项目和政府建立电力服务体系。从2014年10月至今,我们一直在从事这个项目两年半的工作,现在已经覆盖全国29个省份,除了西藏,上海和上海以外,因为没有农村,基本上没有必要这样做工作。 600个县,3万个村,这是我们整个电力企业扶贫“双核”。欧阳日辉:在电力扶贫领域,政府讲得更多。其实,要真正依靠企业和平台做好电力穷人的帮扶工作。从客人刚刚安排发言的顺序,我也可以看出,我个人从我的观点来看,我仍然主张企业和平台走在电商扶贫的前列,政府已经成立一个好的服务,我安排政府领导做最后一个介绍,我们的政府领导来自山西省武乡县县长张志鹏,这对武乡县来说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地方。看到位于该县的影视剧大陆军事总部的王家钰,在北京的一个县长张志鹏去了那里,发现当地的小米卖不出去,把小米卖了一半一年通过电子商务的模式,因此,媒体称他为“县长”,并要求他介绍一下在边远地区卖小米的经验是什么全国?张志鹏:鞠躬之前为什么说一个鞠躬,因为武乡县的小米奇迹得益于专家,企业家,大咖和爱企业,关爱人们的全力支持和帮助。正如上一个环节所提到的,我们质疑电子商务取得的成就。我从理论上不反驳这个观点。我从武乡县做了一个介绍。武乡县是着名的革命老区。我们是八路军的故乡,是我军的摇篮。八路军总部都在我县。 “剑”的故事发生在我们县。我们在武乡县是红色的老字号,也是国家级贫困县,也是山西省第一批示范县第二批电子商务下乡。我们县获得这个荣誉后,就开展了电子商务的农村工作。我们把扶贫与电子商务结合起来。我们的电子商务工作围绕扶贫开展。扶贫依靠电子商务,促进贫困户参与电子商务的销售,使贫困户能够从贫困和繁荣中受益。核心就是“服务”这个词。政府要做好服务工作。不要干涉太多的方式。引导市场,引导企业,引导贫困户参与电子商务和扶贫的几个方面:一是卖什么。二,谁来卖?三是谁卖。四,如何销售。 “卖什么?”农产品质量很好,但很少有外人知道,因为我们是在老古镇,所以人民群众和贫困户做电子商务时要卖什么?他们自己不知道,需要政府的指导,我们把农产品系统化了,发现了爆炸,就是像小米一样的雾。为什么卖像小米一样的雾?一是质量好,二是积压太严重了,县里积压了一千七百八十五公斤的小米,突然蒙面,我四月下旬到帖子,到这个数据官方统计出来六月份特别吓人,十月份的新米会下来,我们与县政府找到一家公司,通过企业参加展会,参加活动,我推荐平台,我们去了20多个地方进行了数百次的推介。 “谁会卖?”企业出售还是外企出售,包括阿里巴巴平台出售,我们不重点推销,因为我们是电子商务示范,主要是扶贫,我们发现贫困户帮他们出售,提供各种服务,包括物流,包装,品牌推广,网站建设,销售,让贫困户出售。 “谁卖?”我们协调了各种各样的商务会议,把大家聚集在一起集思广益,研究五香什么小米?我们创造了一个“扶贫小米”来收集贫困家庭的稻米出售。还有普通的米饭,我们也做了高档的小米,通过建筑的鼓励,我们后来把米饭分类来研究这些卖的。 “怎么卖?”一方面,通过代言推销和业务销售,核心还在上线。人们不能跟着我走遍全国,而且通过网络,核心是靠社会电商,我建议吸引顾客帮他们卖;其次是微店销售。通过一系列的帮扶活动,武乡县的大米在两个半月内就被抢购一空。在销售过程中,武乡小米形成了一个地区品牌,是众所周知的。有人质疑电子商务。我认为没有理由怀疑促进电子商务帮助穷人是显而易见的。王阳副总理视察了我县的扶贫工作,专门走访了扶贫助贫工作。无论如何,电子商务下乡对于摆脱贫困是非常有帮助的。我们感谢政府这么好的政策,帮助我们准确摆脱贫困。欧阳日辉:今天我们是一个工作交流会,交流会也可以对示范城市的工作提出建议和期望。每位客人提出的与时间有关的建议包括1-2条建议,没有详细说明。张志鹏:我们认为电子商务的未来要做好两项工作:一是要生产优质的农产品。其次,我们为贫困家庭提供全方位的服务,通过各种渠道销售这些优质的农产品。刘建建:在电子商务示范城市建设中,一些行业,特别是农业,有利于电子商务示范城市的发展。茶是中国文化的代表,也是中国农民的经济作物。全国有1亿多从业人员参加他们的活动,希望大家能够爱喝茶,我们都把茶推向世界,让世界爱上中国茶。张瑞东:不建议谈两个期望。首先,扶贫是我们的基础。今后要立足农村实际,有了这一轮扶贫基金会,我们将会有更美好的未来。第二,我们的小组上个月底去了联合国和华盛顿世界银行。他们也邀请我们,因为他们也关注农村电子商务在中国农村的发展。我们希望中国模式将“一带一路”带到世界。欧阳日辉:电子商务扶贫不是虚假主张,是扶贫的前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