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支付和“无现金社会”不能画等号

【2018-01-16】

  移动支付和“无现金社会”不能等号

  8月份,“无现金社”的热气迅猛。从8月1日起,支付宝的“无现金城市周”和微信支付的“无现金日”,以鼓励消费者通过手机支付而非现金支付的方式进行投入,微信支付已经今年也被称为“现在没有现金”,显然,对于这两家手机支付巨头而言,推动无现金社会不仅仅是一种社会视野的表现,也是基于现实的商业决策中国的移动支付主要是由电力供应商推动的,目前电力供应商的移动化改造基本完成,作为支撑性的移动支付,它继续失地,不仅是自主开发的需要,是电商进入线下市场的动力,也有直接的好处,可以肯定的是,由于手机支付方便,无现金社会无疑是一个趋势商业社会的自然倾向。这个趋势在欧洲和美国同样显着。但是,这个趋势已经出现,并不等同于无现金社会的真正到来,两者之间的距离甚至超乎想象。对于传统金融体系不完善的中国,要弥补“无现金社会”的教训。手机支付的快速发展,使许多中国居民的现金支出超过了信用卡时代甚至PC时代。然而,这种跳跃实际上掩盖了一个真正无现金社会的障碍。首先,从普遍的角度来看,信用卡作为差异化的重要支付载体,与智能手机的移动支付相比,各有优势。因此,如果信用卡能够像手机支付一样得到充分发展,无现金社会的实现将是一个直接的推动。更重要的是,信用卡在中国得不到全面推广的原因,不仅与移动支付的出现有关,还与传统金融机构的服务质量和背后的金融体系有关。发达的金融体系和网络,健全的信贷社会是无现金社会的关键。在美国的线下消费领域,甚至在一些新兴的移动互联网领域如网吧,公众对信用卡消费的热情远远高于手机支付的使用,2015年移动支付交易占比仅为传统零售消费的0.2%,原因不在于传统零售商故意抵制手机支付,而是美国传统的金融体系发达,使得信用卡消费不仅没有移动支付的明显劣势而是在某些方面,从一个更为全面的角度来看,非现金社会所涉及的是“社会”这个词,这意味着它不仅关系到金融创新和商业创新,还关系到各方面的条件在全球范围内,以瑞典,丹麦和挪威为代表的北欧国家处于推动和实现现金流的前沿社会。这些国家有一些共同的特点:人口少,社会更为一致,福利特别是人民对政府和国家金融体系的信任度普遍较高,例如丹麦政府允许一些零售商拒绝接受现金支付,可行性在于丹麦人口超过五百万,受益于经济的高度发展和社会的同质化,丹麦公民享受到更好的福利,养老保障,一般收入高,税收高支持个人生活和社会福利的支出,这种统一而理想的经济社会条件使得国民能够从金融服务的场景和风俗中获得最大的收益。一些北欧国家“建立无现金社会的自然或后天优势,即使在美国,也不是。这就是为什么这个国家的整体经济以创新闻名于世,超过四分之一的美国人仍然习惯于现金支付,近一千万个家庭甚至没有银行账户。美国经常面临非现金社会理想的反对,情况如此复杂。目前,在移动支付巨头的推动下,电子商务已经从网络走向离线。未来几年,一些重点城市可能会接近“无现金城市”。虽然无现金社会的理想已经足够远了,但以移动支付为首的金融创新无疑正在缩短这一距离。更为乐观的是,实现100%无现金的社会,不仅要求传统金融体系发生根本性的变化,还需要经济和社会的全面短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