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靠301条款 特朗普或对中国制造动刀?

【2018-01-16】

  依靠301条款特朗普还是把刀子交给中国?

  据国外媒体报道,一些白宫官员指出,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本周五将在白宫发表研究成果并签署协议。中国知识产权与贸易业务备忘录“,周三有消息指出,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塞泽尔(Robert Lighthizer)将根据”1974年贸易法案“第301条进行调查,允许美国总统强加单边关税或其他贸易限制来保护美国的工业,进出口国之间的通道畅通是两国贸易的重要基础,从国外媒体的消息来看,如果真的是美国的话开始对中国施加贸易限制,中国传统出口和跨境电商出口都可能面临挑战,301条款是什么?在国外媒体报道中,301条款成为贸易限制的前提和依据。这301条款的条款?中美贸易将如何发挥作用?根据亿国电网的了解,“301条款”是美国“Co商业贸易法“301一般性条款,一般而言,”301条款“是美国对外贸易法对外国立法或行政违反协议,损害美国采取单方面行为的立法授权条款。其中“超级301”,“特别301”及其配套规定是针对具体行业的具体规定,构成了“301条款”法律体系在美国的主要内容和适用制度。 “301专款”的目标是保护知识产权和知识产权市场准入等条款; “超级301”是针对外贸壁垒,扩大美国对外贸易的规定;配套措施主要是针对电信交易市场的障碍,“电信301”和“外国政府采购措施”针对的是外国政府机构在外国政府采购中的歧视和不公平做法,其范围正在逐步扩大。简而言之,这就是说美国可以单方面对中国和其他国家实施关税和贸易限制。实际上,自1995年世贸组织启动以来,美国的第301条还没有实行任何贸易制裁。实际上,最近的条款是在1980年代开始的,当时美国使用这个规定对日本的摩托车和钢铁产品征收关税。知识产权是不可避免的?第301条还是白宫官员特朗普会签署协议的条款,都与知识产权保护有关。实际上,美国“走向知识产权”可能会阻碍中国科技的迅速发展所带来的威胁。据“纽约时报”报道,白宫对中国的广泛调查贸易主要来自中国的一些科技兴起。这是因为中国政府正在敦促中国成为微芯片和电动汽车等未来关键技术的全球领导者。这是美国政府不愿意看到的。当然,无论如何,知识产权对于跨国出口商来说仍然是一个紧迫的挑战。事实上,我相信也有一些出口商曾经从亚马逊收到过有关“红旗”的侵权案件,情况轻微,上市被拆除,严重的是,该店被关闭。 2015年底的平衡车事件很好地说明了侵权行为对中国制造商和中国出口商的影响,2015年12月12日,亚马逊被迫取消了所有卖扭车和强制销售的物品的链接账户资金被强制冻结,亚马逊还向所有购买了该项目但尚未收到该项目的买家发送电子邮件,提醒他们退回该项目;对于收到货物的客户,亚马逊甚至建议丢失在供应商方面,亚马逊要求证明符合特定的安全规范和授权书,如果卖方被起诉平衡汽车安全问题,亚马逊公司承诺不承担任何责任;而2016年3月21日,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禁止进口违反赛格威平衡技术专利的“个人交通工具”,包括踏板车或类似的智能平衡设备。 ?那么既然美国准备用301条款来对华施加贸易限制,那么中美贸易战真的开始了吗?这显然还只是“准备”。对美国政府而言,对华贸易政策仍存在分歧。一些民主党领导人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本周呼吁总统跳过调查并直接对中国采取行动。但也有人强调,美国将采取限制与中国的贸易政策,中国不会静坐。美国政府也必须考虑到双边贸易给它带来的风险。事实上,特朗普总统还提出了“提高关税”和“中国是汇率操纵国”的问题。他还说,“让制造业回到美国”,让苹果公司把iPhone放回美国进行生产。但上台后,也不愿意进一步提高进口关税或调整配额,引发其他国家贸易报复的风险。与此同时,中国的高性价比商品只是世界各地的需要,并不是说他们可以“封杀”自己的生命。作为回应,贵信投资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董绍和指出对亿万电网来说,虽然它在世界各地拥有反全球化的人,但并不重要。因为只要每个人的收入增长速度都不是特别快,消费者想要更好的生活,他们也愿意购买更具成本效益的产品,这些产品很可能来自中国。“在Wish数据的情况下,事实上,在Wish上销售的产品中有90%是在中国生产,而Wish在美国销量最大的地区是南方和中西部。这些领域大部分都是特别支持的。然而,虽然他们支持特朗普在投票时有“反全球化”的评论,但最终还是选择了在购买时购买具有成本效益的产品。中国出口商如何去?虽然美国不一定敢掀起贸易战,但它实际上仍然拥有反全球化的力量,将会对中国的跨境电商产生影响,所以出口电子商务如何承受这些潜力问题爆发了吗?首先,不仅美国明确拥有贸易保护主义,实际上欧洲和澳大利亚等包括中国在内的电力出口国主流目标市场都开始遏制进入通过完善进口税收制度来保护本地企业的发展,例如正在起草的澳大利亚消费税将支付新政。根据澳大利亚海关规定,澳大利亚消费者仍需购买商品和服务税(GST),购买价值低于1000美元的商品,包括服装,书籍,电子设备和运动器材。但是,如果新政得以实施,营业额在7.5万美元以上的澳大利亚供应商将需要在十二个月内注册并获得商品服务税。而新政是让主要的中国卖家更麻烦。去年年底,欧盟委员会宣布推出一系列关于跨境电商产品贸易的正规化增值税(增值税销售税)法案。其中,该法案包括取消22项欧洲跨境贸易税收抵免以纠正增值税欺诈。过去,欧盟以外的跨境电子商务卖家在欧盟范围内销售产品,只要价值低于22欧元,就免除了增值税。如果该法案被引入,跨国销售商的任何增值产品都将由欧盟征收增值税。显然,对于主流发达市场的贸易保护政策,出口电力供应商首要关注的是合规经营。如果不能达到产品侵权等合规行为,该产品被扣留甚至罚款,企业本身的“破坏”就非常大。 “例如,当你去当地的时候,你需要知道你买的财产或者财产是否受到保护,这时出口商应该清楚他们是否是产权的所有者或者侵权者,如果你不拥有产权,你需要规避风险。“合规运营全球副总裁吴庆华表示如此。但是,这也意味着中国出口商必须花费更多的资源和财力来进行合规经营,所以过去只通过超低成本的商品进行销售的做法可能是不适用的。因此,出口电商逐渐过渡到高利润的风格,比如打造品牌,这在未来是不可避免的。与此同时,虽然欧美两大主流出口电商市场往往是贸易保护主义,但这些市场之外还有很多机会。南美,非洲,东南亚,俄罗斯等新兴市场逐渐成为中国卖家的重要出口市场。尤其是在中国互联网巨头阿里,京东和腾讯进入市场之后,俄罗斯和东南亚的市场开始变得越来越热。跨境电子商务已不再是美国,欧洲和澳大利亚的业务。当然,还有最后一点。中国的商品制造能力足够强大,只要实力雄厚,不管目标市场如何“卡”都能赢得,出口电子商务的兴起带来了越来越多的新机遇,但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真正抓住机遇,8月10日,宜邦将在杭州举办亿国际品牌环球旅游沙龙,收集优秀出口企业的经验,为未来的突破找到一条途径(关于更多的出口电子商务干货,请关注到国家电力出口电子商务官方微信出口电子商务ID:chukou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