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一场直播并购来看互联网“流量寡头”现象

【2018-01-16】

  互联网“交通寡头”被现场收购看成

  8月11日,微软宣布收购了低延迟互动直播服务平台Beam。长乐直播公司11月15日宣布长期公告。 PPN是苏宁的子公司,将通过股权收购和其他投资方式进行投资,获得分拆后的广播公司100%股权和博彩公司25%股权......资金短缺,巨额入场,政策干预在行业洗牌的阴影下,一些并购正在等待。现在有300多个直播平台在2017年会有200多个下降。新浪,京东,淘宝......这些电子商务平台也是如此,被“百花齐放”,经过几次整合,形成了1-2个寡头。 “张某挪用李四,李四入侵王五”在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合并似乎是正常的。通过这一系列事件,互联网各个领域的寡头现象越来越突出。如何看待这个问题?首先,互联网的地理突破容易导致寡头现象的形成;互联网本身很容易形成交通寡头,这是行业本身的性质,因为实体店的经营模式将受到地域的限制,在北京可以做好店,并不意味着在广州能做好但互联网公司没有地域限制,客观上形成了互联网公司容易形成的寡头条件。其次,中国互联网的寡头现象比其他国家更为明显,在中国,阿里+京东在电子商务交易中所占比例超过90%,这与中国互联网发展的特点密切相关。在过去的十几年里,中国的互联网发展很快,无论是搜索,门户,电子商务还是游戏,基础企业都是风险投资的动力,为什么风险资本投资催生了中国的互联网产业?因为中国市场有两个特点:1,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中国的许多基础设施,法规,规范还不完善; 2,作为人口大国,中国的市场容量非常大。风险投资都看到了中国市场庞大人口基数的潜力。为了有效地迅速有效地获得这些人口基数,需要大量的资金来培育这个市场。因此,他们愿意通过投资亏损来“培育”市场。当然,为什么这是“中国特色”,因为风险投资不在任何国家都会“抛钱”。像新加坡一样,香港尽管商业化水平高,但其市场基础比中国小得多,风险投资不会是这样一个标准。在过去的十年中,中国已经成为风险投资最多的国家。就像百度早期,新浪,京东迅速滴水就是靠拿钱的方式拿钱,养成用户习惯。在贴钱的方式上培养用户习惯,挤出竞争对手,成为最后的“赢家”,那就是寡头,大家都争取成为寡头,就是要赢得流动性话语的最大化。比如做生活只找一个平台做,卖电器只能去一个......这个时候,平台要收费,多少成本可以由平台决定。那真的成了“赢家就是国王”,所以呢,为了打架寡头垄断一些平台在“打架”。像微信不能发送淘宝链接,而淘宝商家不能把自己的产品放在微信的QR码等等。平台的“寡头战”对消费者来说实际上是不合理的,假设消费者在淘宝上看到自己喜欢的产品,想介绍给自己的朋友,而不是微信推荐的;而作为淘宝卖家,在邮寄商品时并不把客户的微信放在二维码上,这是相当不合理的。显然,寡头现象无疑牺牲了消费者的利益,尤其是选择权。最典型的是前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跟京东做生意,不能做淘宝上的事情(在这个没有敏感事件的时候),这次不但消费者的权利被剥夺了,连商家都被迫站立它然而,我相信大家都很清楚,这是劫持交通,迫使企业选择另一个。这是违反商业道德的。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有两个:一是缺乏有效的法律和法规,限制寡头“作为反垄断法的欲望;二是许多大型交通企业的社会道德水平低下,只要有基本道德克制,不会“绑架”用户,实现自身现金流的价值,但近期的直播并购又再一次显示了互联网不同阶层最终走向交通寡头的趋势。寡头和流量反映了业务规则,昨天是快速的,今天是活的,明天会是什么呢?这是亿邦状态的一篇专栏文章,如果要转载,请签署转载协议内容,请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