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风不会成为下一个乐视 但已无缘巨头之路

【2018-01-16】

  风暴不会是下一个音乐,但已经错过了路上的巨人

  最近,风暴集团宣布了2017年半年度报告。数据显示,风暴集团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8.26亿元,同比增长66.89%。虽然仍然有利可图,但却走在了亏损的边缘。 2005年,冯鑫离开雅虎开创了一场风暴,次年建立了VIE架构,并引进了IDG的投资。虽然到2009年,风暴的业务状况一直在下降的趋势,但冯欣看到华谊兄弟在国内市场造成股市暴跌,因此决定放弃美国上市,转而支持国内市场2011年,冯鑫宣布将要上市的风波,由于停止了A股IPO的审批,导致风波被制止中途上市,直到2015年风暴才上市,风暴上市后,曾经是牛市,自股价上涨和下跌几乎没有盈利,但现在风暴集团收入的趋势正在下降。风暴再次袭来,很多人认为这将是未来的音乐。老妖债务蛾,泡沫已经打破了风暴带来的风暴,总有人想到风暴袭击2015年的资本市场创造股票价格神话自从登陆在2015年的创业板上,凤鑫已经从仅拥有一个视频播放器客户的企业中引领了风云媒体的力量,开始了DT娱乐的战略转型。同年,他完成了VR,电视,演出,录像等五大商业文化的布局。两年前,股票连续涨停28次,股价达到最高123.76元,一度预计能达到惊人的每股500元,而现在只有每股20.2元。风暴上市两年多以后,公司的市值从2017年7月17日的369.07亿美元的顶峰跌至66.23亿美元,累计超过300亿美元已经蒸发。根据风云集团二零一七年半年度报告,公司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8.26亿元,同比增长66.89%,净利润仅为16.64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16.64%;营业利润率-14.14%,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为-277.47%,其中风暴集团资产负债率为70.71%,负债总额为17.58亿元,流动负债达15.8亿元,而流动资产总额仅为14.56亿元。从收入来看,偿债能力有待质疑,最有可能面临巨大的债务压力,而这也意味着风暴估价的神话应该是破灭的,由于风暴集团的收入一直在下降,集资失败已经很长时间了。暴风集团面临巨额债务压力,控股股东冯新承诺持续进行公司股权融资,风暴集团发展前景也日益模糊。截至8月4日,持有本公司股份7032.2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1.18%,累计质押4921.3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69.98%,占公司总股本的14.82%公司。两周后,风暴表示,公司董事会通过一项特殊的资产支持计划,承诺风暴VIP会员费信托发行不超过3亿元人民币(含3亿元人民币),期限不超过5年(含5年)资产支持证券据称,此次募集资金用于购买高质量电影,补充公司营运资金等娱乐内容,以现金收入产生的资产作为信托贷款的主要还款来源风暴集团庞大的债务和财务困难面临的CEO冯鑫的战略布局都离不开风暴影视已经延伸到风暴电视,虚拟现实,风暴运动等诸多领域。风暴,这导致资本跟不上新业务的扩张步伐,而这与音乐的情况并非如此相似,这说明风暴不仅面临收入损失的风险,同样由于巨额债务压力喘不过气来,尽管股票质押已采取措施缓解企业债务,但仍不能完全解决债务问题。毕竟,相信未来,看到未来是两回事。致命错误:一味地仿制音乐为生态模式业内人士一直表示,风暴集团的徒弟音乐,甚至可能会延续音乐的成功,这可能与其创始人贾云亭和冯昕的身体过于平常有关,包括音乐和风暴集团。贾跃婷与冯昕一样,为山西帮助互联网的创始人,音乐和风暴都开始了一段视频。音乐似乎有一些商业风暴,音乐作为音乐电视,音乐VR,音乐作为运动,风暴也暴风雨,风暴魔镜和风暴运动。连嘉Ting婷都喜欢“野孩子”,冯忻也唱歌。冯欣一味仿照音乐的语境创作生态模式,风雨将混淆成“山寨版音乐”。曾几何时,风暴影视的声誉远远优于腾讯和IKiki视频,以上是80多个回忆。然而,在暴风电视成立于2015年之后,风暴开始学习乐视,开始一系列业务拓展,暴风雨生态,暴风雨电视,暴风雨秀等等。从此之后,随着音乐的步伐开始大规模的资本运作,已经成为徒弟徒弟。谈风风雨雨是一个音乐学徒,人们不得不想起这场风暴的第一场模仿秀,就在吴奇隆和刘诗诗结婚几个月之后,风暴的公布就表示计划收购草莓电影,拥有两名股东,为31亿元人民币,但不到两个月后,风暴集团股价下跌近50%,刘世石准备蒸发约1.54亿元,许多媒体开玩笑说刘诗诗失去了尼古拉斯小姐的嫁妆。而去年6月,该委员会发出通知,公司盈利能力较大,不符合有关规定,未经批准。这次收购的失败也意味着冯新第一次完全没有利用其生态模式的扩张。然而,冯鑫并不是讲故事的人,所以风暴融资难度很大,风暴集团上市以来,仅上涨了10.12亿元。风暴集团的大部分净利润也来自政府补贴,扣除今年上半年的经常性损益189·9万元,徘徊在亏损边缘,盲目调节生态模式后也出现资金链危机也许从一开始这个模拟演出就是错误的,所以无论是从音乐风暴还是风暴的角度来看,还是从音乐风暴的生态模式来看,风暴的发生都是非常高的现在,随着乐府的倾斜,市民不会把风暴想象成下一个音乐,从传统的理解观念来看,但风暴真的会追随它吗?难以成为下一个音乐,而是错过了巨人之路的嘉乐亭乐视已经把创造音乐视为互联网的生态神话,一度成名,甚至接受马云的提问。舞台风心与嘉跃婷的性格截然不同,一直以来一个低调的哈比稳中求胜,也许这就是为什么风暴集团还没有成为科技巨人的主要原因。虽然冯昕已经公开提出了学习音乐为战略口号,并赢得了“小音乐为”的称号,但音乐作为警示布局生态还应该考虑资金链是否可以支撑。去年风暴拖累风暴首次上市亏损2.4亿也是一个教训,当时风云电视还没有盈利,原材料成本上涨等原因造成严重损失。今年上半年,风云电视的情况有所好转。据半年报显示,上半年,风云电视机销量达到35万台左右,比去年同期增长97%。风暴电视硬件营收5.35亿元,同比增长134.47%,虽然风暴硬件成本5.75亿元,销售毛利率为-7.55%,但硬件销售额却达到了高速的销售增长。单靠风暴电视并不像音乐风暴那么简单,音乐也不同于风暴有自己的核心业务,而不是盲目扩张新业务。但是现在风暴集团的主要业务一直在亏钱,但是子公司却在不断增长,俗话说:“爬得越多,倒的越多”。在科技界,这样的例子并不少见,一场风暴难以成为音乐的场景,是因为这场风暴既不是生态环保,也不是一个企业,到了极致,自给自足的手段,就像冯新的CEO胜利,共赢,当然,从风暴现状来看,情节不大,自给自足是符合现状的。但这也意味着经历了很多风暴之后,风暴可能不会像乐视一样倒下,但它已经停止了运行,并且通往巨人的道路被完全封锁了。从此,现在只能自给自足“小公司”。总而言之,暴风城集团以音乐作为生态建设的典范,出现债务危机,仅仅证明风暴集团将成为下一个乐视。而冯欣的观点,也不会让暴风雨成为下一个音乐,但目前巨额债务面临的损失和旅游收入损失的利润空间不容小觑,像摇滚,冥想冥想,萨特和加缪,留住了冯欣这位中年人,几乎具备了青春的一切素质,他曾经说过:“索引未来”相信他已经度过了最艰难的时刻,事实上,“相信在未来“也伴随着许多人走出低谷,现在,冯欣再次估计这首诗读了,于是,冯昕需要告诉自己,告诉风暴:安心是个小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