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为证券市场树立标杆 拆股已不再受追捧

【2018-01-17】

  亚马逊为股市拆分设定基准不再受追捧

  据外电报道,亚马逊作为美国最大的电子商务公司,本周创下了999.00美元的历史新高,离1000美元大关只有一步之遥。亚马逊本周五收盘价为995.78美元,市值达到4760亿美元。亚马逊的股价在十年前只有68美元,公司股价暴涨反映了其业绩的持续增长和市场的主导地位,亚马逊的股价也接近1000美元大关这是市场的新基准,不再通过增加总股本来降低股价。 Google母公司Alphabet的A股普通股目前也接近1000美元。亚马逊股价如此之高,也激励了其他公司。今年以来,只有两个五分之一的成分股分拆。在二零一六年全年,大企业指数中只有六家组成公司分拆。金融管理研究公司Birinyi Associates指出,与20年前相比,这种情况形成鲜明对比。当时,中国成分股中有93只股票是分拆的,类似于两家宣布分拆的周报公司。 Birmingi Associates的数据显示,在五十年代成分股的平均股价在十年内维持在25至50美元区间之后,今天的平均股价已升至98美元以上,创历史新高高位。北卡罗莱纳州教堂山肯纳弗拉格勒商学院金融学教授威廉·韦尔德(William Weld)表示:“高房价已经成为提高投资者关注度的一种新方式,他一直在研究公司股票分割问题。他表示,过去,股票拆分往往被视为企业可靠稳定的表现。 “公司现在说,”看看我们,我们是非常强大和坚实的。“”在20世纪90年代,个人零售业仍然是时尚,公司正在考虑拆分股票,以便让零售阿姨承担公司的股票。即使公司股票基本面没有变化,通常会激发散户投资者,短期内推高股价。但近年来散户投资者开始看好指数基金。机构投资者不喜欢分拆股票,因为股票数量的增加意味着他们的交易成本将被推高。 “如果公司拆分股份,无疑为经纪商带来了新的收入来源,”Alleghany首席执行官韦斯顿•希克斯(Weston Hicks)表示,“我们正在努力吸引长期投资者,保持股本稳定。 “他表示。”Alleghany周五的收盘价已经达到了588.15美元。非经纪人阵营的教父是巴菲特(Warren Buffett)经营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该公司的A类股票目前是美国证券市场上最昂贵的股票,自从1962年12月巴菲特开始在伯克希尔哈撒韦(Berkshire Hathaway)开设股票以来,该公司的股价已经上涨了3万多倍,现在股价已经上涨了达到2478.5万。巴菲特建仓伯克希尔哈撒韦股票时的股价为7.50美元。巴菲特多年来一直表示,他不愿意分拆股票,因为他不想吸引那些认为分手是购买公司股票的好理由的投资者。巴菲特在1984年致股东的一封信中表示:“因无价值原因而购买股票的投资者也出于非价值原因出售其股票。”当然,美国上市公司并没有贬值的其他原因。直到20世纪90年代经纪人崛起和交易委员会减少之前,即使是短期投资者也不得不买入至少十几(100)股,这意味着更高的价格将使这种交易相当昂贵。但现在散户投资者至少需要购买1股,佣金已经降到了10美元甚至10美元以下。研究股票分离的学者也认为,分拆公司股票的高管可能会被这样的想法所激励:公司可能看起来便宜,今天一些企业和投资者认为高股价是一个成就,芝加哥展台商学院的经济学家理查德·泰勒(Richard Thaler)称这种现象“同样荒谬”。根据北卡罗来纳大学的Verde在教堂山肯佛格勒商学院,2008年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导致公司股价大幅下滑,一些大公司被迫通过股票合并提高股价,避免被退市,近年来,公司不再分割股份,可能会受到这种影响,当然,大公司并非没有股份分割,字母表也被称为谷歌,在2014年通过分拆股份创造无投票权份额。同年,苹果公司也分拆了股份,并将股票拆分为七股,使公司的股票在2015年被纳入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也被拆分。该公司在2010年拆分B级股票,收购北伯灵顿铁路公司。通过分拆股票,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用较便宜的股票取代了北伯灵顿铁路(North Burlington Railway)的前股东持有的股份。亚马逊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并不排除分拆公司,亚马逊作为一家年轻的上市公司已经三次上市,在本周二的西雅图年度股东大会上,投资者问贝佐斯是否会考虑分拆给更多的中产阶级和年轻人一个买亚马逊股票的机会。贝佐斯回应说,亚马逊一直在考虑股票拆分问题。他说:“我们目前没有股票分割计划,但我们会继续研究。”美国包装行业的巨头Ball Corp是今年分拆的两家新成立的公司之一。在股票分割的同时,公司提高了股息。 Ball Corp这样做的举动是向投资者发出一个信号:公司现金流充足,该公司首席财务官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表示,公司认为股息更为重要。他说:“投资者对分拆本身并不感到兴奋。 (编译/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