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经济时代 企业的边界在哪里?

【2018-01-17】

  互联网经济中的企业界限在哪里?

  生意有边界吗?如果有什么决定业务的界限呢?自从亚当·斯密提出分工和专业化以来,这个问题一直没有被经济学家所阻止。不过,近年来在这个行业也开展了关于边界的讨论。金融界记者采访了美国代表团首席执行官王星,在王星对话发表后,人们关注的焦点太多,而不是核心。在互联网时代,业务界限已经成为热门话题。商业界限在哪里?在研究公司的边界上有两种学派思想:一种是从知识,资源和能力角度研究企业边界的企业的战略管理学派,例如钱德勒的效率边界理论上,虽然钱德并没有明确提出商业界限的概念,但他基本上表示,商业规模是由效率因素决定的。又如,管理战略理论强调“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在资源决策者眼中,企业不仅要打败市场,还要打败其他企业。另一派思想是新制度经济学的理论。对新制度经济学的研究对商业界的研究给予了深刻的印象。 1937年,25岁的罗纳德·科斯(Ronald H. Coase)发表了“企业的性质”,科斯在这篇论文中考虑了企业的边界,为科斯赢得199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奠定了基础。企业的扩张必须达到在企业内组织额外交易​​的成本等于完成公开市场交易的成本或与另一企业家组织交易的成本。“科斯解释说:”作为商业在内部交易增加时,企业家不能成功地将生产要素用于最有价值的地方,也就是说,它们不能导致生产要素的最佳利用。也就是说,企业的扩张导致信息不对称,效率下降,管理回报递减,企业家的经验和判断失误更多,这就决定了企业无法无限扩张,完全取代市场,所以当其他条件是一样的,组织成本越少,企业家出错的可能性就越小,生产要素供给价格就越低,企业就会趋于扩张。科斯的论点是以工业企业时代的产业边界为基础的,工业经济时代的企业强调专业化,协调化,规模化,规范化,这种基于专业化,标准化的制造体系已经形成了一种商业模式和形式。工业经济时代,如专卖店和连锁专卖店,商业模式通过建立标准化的标准和样本,再通过供应链体系和代理体系,形成规模化的销售效应。在当今社会,工业经济和社会已经进入了互联网经济和社会,工业经济强调专业化,推动创新,提高服务体验,提高生产效率;随着互联网的渗透,平台经济发展迅速已经成为时尚的商业模式,也是互联网经济时代最重要的商业组织,也是经济增长和社会发展的新引擎,例如Google的成功就是为其创造了一个平台信息汇总和共享。苹果的成功在于其创建内容聚合和交易的平台,Facebook的成功在于它创造了一个用户(人)融合和联系平台。广义而言,平台是一个交易场所,最早的平台是市场。从事经济活动的中介公司也属于平台经济。互联网经济时代包括电子商务平台和社交平台。这些平台具有一些共同特点:(1)平台经济模式是“多边”或双边市场,客户群多样化,易吸引长尾客户; 2)平台经济模式具有很强的“网络效应”,一群客户不断增长,吸引其他类型的客户,反过来又会吸引更多的第一客户,跨网络外部性,增值和快速增长等特点显而易见的; (3)平台由公司控制,交易条件由公司设定,公司通过信息的精确匹配,规模经济(如买入)或有针对性的营销等手段在平台上进行交易,方便交易。真正的好处。 1937年科斯撰写“商业的本质”时,他并不认为信息网络技术发展如此迅速。不过,科斯预见技术进步对业务扩张的影响。他认为,“倾向于将生产要素紧缩在一起,分配空间较小的创新将导致企业规模的扩大。”电话和电视机的技术变革往往会降低空间组织的成本导致公司规模的扩大。有助于改善管理技术的转变将导致企业规模的扩大。 “在当今世界,科斯预测的所有三种情景都发生了。信息网络技术的发展,尤其是云计算和大数据的使用,更加准确,大大降低了信息传递的成本,企业管理技术日新月异。那么,互联网企业到底有没有界限呢?毫无疑问,如果企业是以纳税人的标准为基础的,那么企业是有边界的,如果从交易成本理论中看到企业边界(有些人称之为合同边界),那么企业的合同边界就是经济正常。换句话说,企业有两个界限,一个是经营边界,二是边界管理。从契约的角度来看,企业是无国界的。互联网经济时代的商业界限越来越被生态所取代在“美国新闻周刊”发表的“贸易战”万能杰克问题上:“马云涌谷还是要修复中美贸易逆差”封面故事在记者敏锐地捕捉到:阿里正在从一个电子商务平台发展到一个经济,一个生态系统。文章认为,马云的布局不再局限于中国,他把目光投向了国际市场,把阿里巴巴集团带入了许多不同的商业领域,如支付,云计算,娱乐等,在众多华尔街投资者眼中, ,阿里巴巴不仅仅是一家电子商务公司,显示出巨大的生态影响力和潜力,据马云介绍,“我们正在创造一个历史上从未有过的跨越时空跨越国界的经济”。今天的阿里巴巴不但有超过4亿的买家购买行为,利息和支付数据,同时还有数千万卖家经营财务数据,还有娱乐,财务支付,物流,仓储等不同的数据,是一家真正的数据公司。重要的边界仍然是核心重要“财经”杂志对王星的采访很长,以“太多人关注边界,而不是专注于核心”为题,让读者引起业务“边界“和”核心“的思想,在信息如此丰​​富和”过剩“的时代,阅读这样的面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仔细阅读后,我发现”边界“与”核心“ “,试探性地引用了:”财经“:美国集团评论开创新业务的逻辑是什么?王星:我们的使命是”我们帮助人们吃得好,活得更好“,中国人是:让大家吃得好,生活得更好。这个使命,我们认为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们都会选择正确的角度来进入。现阶段的评论是一个扩张组织状态。“金融”:美国使命的商业边界在哪里?或者根本没有边界?王星:太多的人关注边界,而不是专注于核心。你可以把边界理解为万有引力,由于它的质量,每一个都会产生影响其他一切的引力。不同之处在于离核心越远,影响越小,质量越差,影响越小。事实上,没有简单的界限,所以我觉得我不必设限。只要核心是明确的 - 我们在服务谁?他们可以提供什么样的服务?我们将继续尝试各种业务。 “金融”:你认为多元化和专注于什么关系?王星:我花了很多时间思考这个问题。在上半年的技术变革中,由于风险非常大,所以需要用一个小团队去探索。但在下半年,股息变小,合并成为释放股息的途径。此时的多业务公司将比单个业务公司更具优势。记者宋伟提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理论问题:互联网商业时代,“边界”和“核心”哪个重要?王星的回答用互联网思考回答了这个问题,美国集团的评论就是不断尝试各种业务,为消费者提供满意的服务,“让每个人吃得更好,生活更美好”。“多服务公司将会有更多的优势而不是单一的服务公司。“这是王星对电子商务生态的思考。也许这是对美国代表团在宣布“百团大战”集团外卖,酒店旅游等业务方面的经验总结,可以上市的最佳地点之一。那些强调专业化的人就是工业经济的思想。从事互联网经济,从工业思维到互联网思维是当务之急。从雷军的“专注,极端,口碑,快速”的互联网思维,到马化腾的“全民,事物,金钱和服务是相通的”,业界对互联网经济的认识越来越深刻互联网经济是平台经济。没有想到这个变化,随着工业经济的思维,过分强调专业性和核心业务,最终会被后来蚕食,当当就是一个案子,现在李国清基本上没有提到他是中国最大的传统制造公司海尔对互联网的理解更为深刻。张瑞敏裁员2万多人,海尔已经成为3000多家小微企业团队的平台,探讨企业内部传统大企业如何搭建业务平台。张瑞敏说,企业应该是无国界的。海尔过去有一个边界,现在没有边界怎么办呢?第一步是将设备变成一个网络服务器,在网络上交互式地形成用户资源。 “海尔的无国界目标是什么?它将使海尔成为一个互联网时代的平台,成为双赢的生态系统。“哈佛商学院撰写了海尔探索案例研究报告,名为”海尔与用户零距离“。扰流板的“m鱼效应”业务的边界在理论上是否真的很清楚? 1990年,在瑞典契约经济学前沿研讨会上,科斯曾经说过:“商业性质”这个文章存在严重的缺陷,误导了经济学家的注意,商业范式来自于雇主 - 雇员关系业务问题的重要性在于,雇主在一定程度上有权控制员工的行为,但与独立承包商独立管理的形式相比,伴随而来的问题是什么?似乎企业之间没有明确的界限......由于我的头脑混乱可能会误导张,所以我担心它误导了许多其他的经济学家。 “或者张武昌2002年出版的”经济解释“中关于商业界限的话语对于互联网经济来说更为”现实世界“。”最正确的观点不是公司取代市场,也不是市场生产要素取代了产品市场,而是以合同取代了其他合同。由于零散的生产贡献和较为复杂的其他合同,而不是这些替代合同,并不是全部直接衡量生产定价的贡献,通常是一个佣金额的定价处理。 “美国集团的评论是取代企业工业经济时代管理时代的契约,大大拓宽了企业的界限,互联网经济时代是一个创新的时代,一个颠覆性和破坏性创新的时代,而”野蛮人“,在这个时代需要遵守商业道德,充满感情和思想的真正的人们不必害怕这些”野蛮人“,而应该以包容的态度对待他们,没有这些b鱼的”飞溅“效应,让大家吃得更好,活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