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土地是土地信托的一个最大贡献

【2018-01-17】

  解放土地是对土地信托的最大贡献之一

  阅读是一种学习,文学书籍可以使灵魂得到升华,专业书籍可以使知识得到补充。清华五道口最近的课程是一个信托,其中两位部长和金融机构董事长特别谈到信任,我也在课堂上询问了农产品领域的信任,事后围绕信托产品和农业,农民农民进行了深入的学习和发展,得知中粮信托农牧服务中信信托在土地出让信托方面有实际产品案例。 - “解放土地”刚读完同学帮助介绍中信信托副总裁及相关团队,举行了详细的交流会,了解他们的土地出让信托原则,价值点,产品设计,困难等。同时,他们派出了由主席写的“解放土地”一书。这几天详细研究这本书,解放了土地,其实就是解放农民,解放生产力。由于农民越来越面临着劳动力流失的老龄化问题,同时土地难以成为参与生产性融资过程的金融资产。这是目前中国农村的典型问题。从土地性质,土地信托性质,土地在全球农村的流转入手,进一步探讨了中国土地流转的现状,最后根据中国土地流转的创新产品项目提出了土地信任框架。中信信托。以A类,B类和T类信托产品的结构设计为例,最后提出了土地信托银行(Land Trust Bank)的未来实践。与粮食银行(基本上是供应链金融)相比,土地银行的声明更具革命性和根本性,虽然土地所有权已经全面启动,但在所有权银行确认后仍然不被承认,质押或担保形成生产性服务的融资;土地出让信托,允许农民转让土地所有权证的有信托受益人,信托受托人的信托受到银行认可,所以一下子有了信贷机制,还可以为土地做一定的价格,属于A类信托产权产品; B类信托产品可以进一步提高资产用于土地整理或生产性投资,进一步解决土地经营资金问题;最关键的是,在土地承包剩余期间,信托的受益权可以转移,捐赠或继承,即老豌豆但是,他在城市工作的孩子可以不经种植就享有土地的信托权。这是目前农村面临的最大问题。最后,它还没有实现土地所有权三权分立(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而是所有权,经营权和分权益权,农村金融的受益权。在整个土地出让信托产品中,除了A类,B类,T类产品设计之外,还要确保委托人委托给个人,而不是由村委会或镇政府/区政府转让后,是先决条件;服务提供者是指定土地保管生产服务提供者的土地管理;还设计了风控条款和条款,如退出条款;这些与中国农村的现状息息相关。这也是我们研究设计的农村金融差异化多场景金融服务。根据农民,农业银行,民营银行,苏宁金融海尔云信贷,互联网金融,信托,保险等不同的场景和资金需求,但是,农民的唯一真正的财产是土地承包经营权,土地信托已经解决了土地的基础,其背后的基础是信用。一类土地出让信托作为多元化农村金融产品的基础非常关键,目前的土地流转存在问题:一是盲目或短期流转,导致出租种植无序和功利,温州已经开始;一个是流转租金收入不能带来持续多层次的收益,而信托收益权益甚至是受益于类别,都具有金融资产的性质。山东项目具有代表性。中信信托只做了A类信托,没有做B类融资。但是,银行依靠信托受益权借贷了蜂拥贷款,信用增级效果很好。中信信托主要做土地信托产品。如果关心农业,农村和农民的朋友能够读懂,土地的分析和土地信托产品的设计是非常有见识的。与此同时,中粮信托制作了“一号肉牛”,“农业服务合作社”信托产品等信托产品。我会继续关注。另外,我特别重视消费者对农产品的信任。我相信未来会有新的产品创新实践,可能是我们。当然,土地信托也有一定的局限性,因为如果土地不足(不足5000亩)成本高,如山东土地出让成本在1000元/亩左右,不到10000亩,千万不到千万的资金,信托公司的团队做的很累,也没有自己的县,村网络终端系统,但是如果有一亩以上的规模,同时又有核心的地方农业合作他们非常愿意继续扩大这类业务。这也是我们之间的联络点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