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中国商人把蚊帐卖到非洲 年销一两亿

【2018-01-16】

  中国商人每年向非洲出售一亿至二十亿人民币的蚊帐

  十年前,宋干金根本想不起来。他可以把这个小蚊帐做成非洲万里之外,甚至每年可以创造数亿人民币的营业额。 2017年初,宋干进当场派出两人代表团访问东非六国。结果,他非常兴奋。 “非洲没有旺季!”而且,随着经济发展带来的消费热潮,这些非洲国家的新蚊帐也很受欢迎。蚊帐销往非洲,从2000年开始,阿里巴巴国际站的Song Kim金开设了第一家网上商店。此后,作为供应商,宋干金的蚊帐已成为非洲贸易商的“良好来源”,埃塞俄比亚,赞比亚等非洲企业与宋干金建立了稳定的供货关系,通过这些非洲贸易商,蚊帐最近有一则消息让宋甘非常兴奋,从7月20日开始,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创始人兼董事长马云从肯尼亚内罗毕开始了为期三天的非洲之行,其主要目的是与非洲的年轻人和企业家进行对话,讨论全球贸易机会,对于宋加姆来说,这为他与非洲的贸易提供了更多的想象空间,向非洲出售蚊帐2000年,生产业务,相互在一个集装箱网下,货物的最终目的地竟然是非洲,“他们怎么能把蚊帐卖给非洲呢?”根据宋甘的理解,一个杭州的外国人tr阿迪企业通过阿里巴巴国际站,一个采购货物的批发平台联系到非洲企业,最终成功地将货物出售给了非洲。宋甘熔炼了一些商机,回到湖州。他大力地做了两件事。首先是疏通当地外贸公司的商业人才。二是在阿里巴巴1688和国际站开设电子商务业务。 。当时,湖州是中国蚊帐行业的重要基地,有不少于100家相关企业,但是第一个通过电商出售蚊帐的人,前两年作为供应商,宋干金湖州高芯经编针织实业有限公司一直以国内贸易为主的国内企业,2003年发生了变化。中非沿海国家安哥拉的订单令宋金非常兴奋。对方需要一张40万蚊帐,宋歌帐,蚊帐净利10元,轻单400万元,但事情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顺利,由于容量跟不上,直到在送货的时候,宋淦金只能拿出20万个网,“全力不能完”。宋淦金回忆,除了熟鸭飞,还得交违约金。最后,非洲贸易商只能做剩余的20万蚊帐通过义乌的一个生产厂家,对宋干金来说没有任何困难。这给了他非洲贸易商的印象。据宋干介绍,非洲对蚊帐的需求与中国大不相同,非洲的蚊帐较多,是蚊类最大的类别,体型大,口腔长,最容易传播的登革热因此蚊帐在非洲很受欢迎,每英寸只有150目,而国内的蚊帐一般在300-400目之间,有消息报道称非洲人使用蚊帐作为捕鱼网,这是一个故事宋干金等同志津津乐道,但非洲市场对产品的耐用性和坚固性要求很高,但结构简单,不需要太多装饰设计,“白色最流行,款式相对简单”宋干金:由于非洲工业落后,工业品价格往往是中国的3-5倍,例如在淘宝上单价100元的产品在非洲可以卖到300元,而且利润相当高。在没有旺季的非洲市场,宋的大部分业务来自世卫组织的命令,这些命令被出售给非洲各国政府,由各国的卫生部门分发给非洲人民。除了防止蚊虫叮咬外,这些蚊帐还被赋予了“预防传染病”的任务。在过去的几年里,金歌金的店铺在阿里巴巴国际站的平台上蓬勃发展,越来越多的非洲分销商开始成为他们的合作伙伴,业务也从政府转移到广阔的私人市场。 ,松赣生产的蚊帐90%以上出口到非洲,近年来,Song甘的年产销量稳定在1-2亿元。 2017年初,宋劲派两名工人到东非六国访问。他们发现在乌干达,肯尼亚和坦桑尼亚的超市里,除了简单的蚊帐,还有一些装饰网。这些产品,恰恰是宋干从未触及的商业布局。宋金更兴奋的是“非洲没有淡季”。由于非洲主要位于赤道两岸,全年在35度至42度之间,所以尽管雨季旱季,蚊子的出现频率也较高,因此对蚊帐的需求没有季节性。鉴于非洲落后的工业生产能力和劳动条件,在非洲当地组织生产蚊帐并不容易,非洲正在成为蚊帐的重要净进口国,为此提供了很大的帮助。国外供应商宋淦金和非洲本土外贸企业的机会“我觉得潜在市场非常大,比中国大得多”。为了应对市场需求,宋赣在湖州新建了一个占地70英亩的工厂并雇用了400多名员工,宋金总结了在非洲的业务,原因有两个:一是蚊帐的生产采用从采购,织造,染色到缝纫的一站式生产,对供应链形成了强有力的控制降低成本,使价格在竞争中占有很大的优势;其次,强调品质,每次从工厂派出的集装箱开放时,都会进行自检,如果有两个小的污渍或孔在100个蚊帐中,整个集装箱都需要检查。在中国淘金的非洲商人他为宋干处理的非洲商人主要有两种类型。一个是在中国广州或义乌长期居住的非洲人。通过在中国的集中采购,他们允许中国商品通过边境到非洲,最终通过当地的零售渠道到达非洲数以万计的家庭。二是当地非洲商人从阿里巴巴国际站看到宋庚的店铺,然后下订单,同样也可以从中国采购优质产品,最终在国内市场流通,这些年来,非洲商人宋干金发现,越来越多的非洲贸易商通过电子商务平台从中国采购产品,采购量也在不断上升,非洲贸易商对贸易商的信誉印象深刻,过去17年他没有遇到商业欺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