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行业大清洗 所有线上支付要通过网联

【2018-01-16】

  支付行业通过网络清理所有在线支付

  最近,央行发文明确要求非银行支付机构将网络支付业务从直接模式迁移到网络平台进行处理,并给出了最终时间,2018年6月30日,当所有网络支付业务全部通过网络平台处理。同时,互联网联盟清算股份有限公司还公布了其股东结构:互联网联盟注册资本为20亿元,协议各方均以资金出资,缴纳三项出资,投入比例分别为50 %,30%和20%。其中,央行清算中心,上海清算所,黄金交易所,包括中央银行在内的7家单位共同出资760万股,占总股本的37%;支付宝和财付通分别拥有9.61%的股权。这意味着这个几乎可以与银联竞争的机构在中央银行体系中所占比例最高。支付宝和财付通等作为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巨人”,占有较少的股份,1月17日,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官方网站宣布,“联网清算股份有限公司”的名称为3月31日,中国支付结算协会通过官方网站宣布,启动非银行支付机构网上支付结算平台试运行,部分银行和支付机构首批进入银行,其他银行和支付机构将在试运行后分批安排接入系统,第三方支付机构得到清理,更有利于第三方支付机构的监管能够迅速崛起,得益于与银行的直接联系,绕过像银联一样的转账结算部分,实现了多渠道,低费率,降低成本。财付通,支付宝兴起,对银联业务的影响确实不小,让银联与苹果Pay合作,并推出专用支付二维码,属于雷霆,雨水小。但直接模式的最大问题在于储备资金的分散储存。支付机构的长期帐户造成监管困难。挪用储备金和洗钱也有风险。有分析人士表示,在互联网联盟成立之前,央行对网上交易的监管就是要求支付机构以提交数据的形式来实现,比如异常交易,夜间交易等。然而,即使支付机构完成提交,中央银行也不能验证数据的完整性和真实性。但是,网络系统建成后,所有网上交易都将直接与反洗钱系统连接。所有数据将实时提交,更有利于监管。互联网联盟的成立和新规的实施,使得支付机构“网上支付服务”通过结算平台得到全面处理,储备基金的集中管理不仅解决了上述风险,还带来了第三方支付机构与银联同行,今年6月份,中央银行在一个月内取消了八个缴费许可证,“不发放”已经成为过去,这显示了对第三从网上平台到互联网联盟发布新规,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分红已经消失,互联网联盟的集中结算也将导致小额支付机构加速死亡,以前支付宝,微信有限的免费转账金额可能只是个开始,网络联盟负责onli ne,银联负责离线,但互联网之间仍然存在竞争不是监管机构,主体依然是公司性质。此前,支付宝和财付通曾试图主宰网络架构,并一度成功冲击,使支付结算协会的方案设计人员已经制定了南北两个中心方案,但这一方案一直受到其他方面的强烈要求第三方反弹,最终不被采纳,反对者担心让两大支付先行者垄断,缩小其他第三方机构的生存空间,这是各方成为专业人士更加公平的结果但这并不意味着互联网和银联将走在同一阵线上,银联不仅是线下业务,前者和联盟都已经具备了网上清算的资格,银联平台必将导致联盟的在线业务分流,这也打破了以前的垄断。监管机构也在推动清算许可证的开放。业内人士表示,即便如此,获得清算许可的机构也不多。不过,网易作为新的代理商,无论如何都是受益者,对于银联来说,从垄断到寡头,市场分流是不可避免的。未来,银联可能是清算中的主要业务,互联网负责在线清算。随着支付行业的发展,监管机构的政策收紧也是合理的,P2P,净贷款都是如此。互联网连接进入正轨,对于支付机构有利有弊,关键是看企业如何适应不断变化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