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企业光鲜背后面临创新困境

【2018-01-16】

  中国大型企业的荣耀背后正面临着创新的困境

  中国企业在世界上的声誉似乎越来越高。阿里巴巴的商业模式,华为的业务影响力,海尔的管理创新正引发全球关注......在最近公布的世界500强名单中,中国企业数量再创历史新高。但实际上,这些崛起的大企业正面临着不同程度的创新危机。随着微利时代的到来,阿里巴巴平台上的中小卖家往往有苦毒,任正非说:“华为感受到了无边的未来,找不到方向。”在高速公路挤奶几年后,小米终于跌入低谷;百度面对一系列的品牌危机,英美烟草阵营成为边缘角色,正在试图通过布局收回AI失位。声誉研究所在“百强中国百佳声誉调查报告”中也发现了这一情况。中国入围的中国企业只有10家,与阿里巴巴一样,华为正面临创新危机,他们认为,持续高声誉需要高水平的创新指标,衡量企业创新能力的三个维度:方向,原创性和价值。研究机构将中国市场上的知名企业分为以下几类:以系统为基础的创新创造新格局,以设计为基础的创新优化产品质量,以技术创新促进行业技术进步,提升工业品牌创新服务行业生产标准化创新。经过与其他国家的比较和统计数据处理,研究企业产生创新指标。一,顶级阿里巴巴:创新指数74.4在“2016年度中国最佳声誉创新百强企业研究报告”榜单中,阿里巴巴是当之无愧的榜首。报告指出,根据本宣传部门创办国际经验的企业纷纷倒闭,阿里巴巴根据中国的国情,对互联网电子商务模式进行了战略性修改如2004年推出的支付宝,使其在与大浪淘沙相同的竞争中存活下来,壮大起来,尽管阿里巴巴的业务量持续扩大,但其增长仍然源自一系列挥之不去的事故。 1.消费变化:中国进入了消费新时代,但阿里似乎还是坚持了12年前的模式,淘宝货真价实,商品低档泛滥,货物猖獗,假货泛滥。大量的消费者开始从阿里建造的商业生态转移。 2.客户离心机:世界已进入经济低迷的循环。中国经济进入微利时期,中小企业成本压力逐渐上升。阿里巴巴还没有拿出有效措施来帮助客户渡过难关,依然坚持现有的游戏规则不会让利。三,行政纠错:在保护知识产权,维护消费者权益,净化市场秩序,提升品牌价值等方面,有关监管部门曾公开提醒和批评阿里巴巴。尽管阿里巴巴加快了假冒行为,但依然难以撼动其根本。 4.竞赛聚集:以品类为基础的电子商务平台,已经被淘宝市场蚕食一部分。微信不仅抢夺阿里客户和消费者,还与其交易支付平台竞争。如果亚马逊等跨国电子商务提供商把高端技术和国际市场的优势带入中国市场,倾向于与中国的中小企业和消费者友好合作,阿里的江湖将匆忙的。二,孤独的华为:创新指标73.1华为企业创新指数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作为一个在中国这个荒芜创新的土壤上成长起来的公司,华为生存环境的严酷是无法想象的。我们今天可以来到这是一个奇迹。不过,据美誉研究机构介绍,华为仍然是企业创新层面的追随者。其核心技术在20世纪90年代后期并没有大幅超过思科和朗讯。华为的高峰时间不是主要的商业模式创新所带来的,相反,华为的全球通信设备制造从高成本的欧美转向低成本,大市场,高增长的亚太地区以中国地区为中心。因此,报告指出,华为作为全球电信制造业的核心继承者,依托其强大的制造型创新能力和地理优势,这并不奇怪。就在不久前,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在中国科技创新大会上表示:“华为感觉前途广阔,找不到方向”。这个理论出来了,公众哗然。然而,声誉研究机构指出,当前华为陷入困境的根本原因在于任正非的混乱 - 领导世代理念,观念驱动创新。硅谷的领导力和创新能力的提升,中国市场和中资企业最为稀缺的是领导力和驱动力。三,尴尬的联想:创新指数58.9作为一家上市公司,联想的透明度,全球化和包容性无疑带领华为走在前面,但其企业创新水平作为行业普遍不容乐观,不但低于科技产业,技术创新模式,并进入高风险警戒区。联想的长期创新不被公众所认可,主要原因来自于其业务领先水平,联想的核心业务实际上仍然处于生产创新阶段,技术创新需要发展的严肃缺乏技术。通过多次跨国并购,多次尝试进入品牌创新阶段。但由于缺乏领导力等方面的原因,不能有效地吸收和整合收购的高端技术和品牌,多年来处于准技术型的创新和品牌创新的尴尬阶段。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乔治·斯蒂格勒兹(George Stiglerz)曾经指出:“大多数大型美国公司已经通过某种并购获得成长,很少有大型企业主要依靠内部扩张和增长。”但业界的共识是,M失败率在50%到70%之间,声誉研究所甚至没有在日本和韩国公司收购大中型西方公司方面找到成功的例子。这表明并购不仅是企业成长与增长的共同方式,也是高度复杂和风险的战略行为。该报道说,如果联想不能很快提高领导水平,那么目前的尴尬局面,将继续成为影响的阴影。 IV。小米的幻想:创新指标65.7小米的企业创新指标略低于其运作的技术产业和技术创新模式的平均水平,我们知道创业难度不大,在中国,小米依靠神秘的营销手段轻松捕捉眼球,6年前,小米手机一举成名,成为中国手机业界的重要阵地,其独特的特技是一个典型的洗脑营销:第一个一步一步的“粉红色”,基于社交媒体的新媒体,社会化和社区功能,吸引,发现和锁定目标群体;第二步“洗衣粉”,将群体的一般特征浓缩,美化,渲染为群体意识和群体风尚;第三步,所谓“活粉”,通过虚拟与现实两条路径,将所产生的产品外包给群体意识与群体风尚的关系。洗脑营销虽然作为一个风雨飘摇的普遍影响力,但也存在一个致命的弱点:一是销售目标难以跨亚文化和次主流人群,品味受限于低端,不会有高端品牌影响;二是需要继续通过各种手段加强群体认同,抵制离心干扰,造成额外的成本将使企业难以负荷。两年前,米勒的表现低于预期的高峰,被围困的包围更加糟糕。最近,小米试图通过大规模的技术和专利获取来进行创新。如今,中国市场腹地仍然很多,交通落后地区多。另外,随着华为,苹果和三星争夺世界的高端市场,声誉研究所指出,这可能会给小米的房间留下一些空间。五,百度思想侏儒:企业创新指数60.2作为中国信息产业巨头,百度与阿里,腾讯携手刷新中国业务创新新纪录,甚至入围“2016中国最佳声誉创新百强企业榜单。 “目前,中国民众对百度企业的创新更为消极:市场巨大,需求旺盛,但长期以来一直没有能够推出令人兴奋,震撼的新产品。随着大型技术团队和创新产业的迅速变化,原有的技术多年来没有突破的力量。很多人认为这一切都是垄断造成的,但谷歌,英特尔,微软几乎都属于垄断,谁也不能否认他们有最强大的创新。其他人则认为是百度管理不善造成的,而互联网公司的行业特点是管理团队非常年轻,流动性强,但是攻击力较差,架构较少,约束较少,而百度的管理绝对有条不紊李延红一直珍惜危机的高度认识。百度丑闻频频,会不会影响它的创新?榜单冠军阿里巴巴,负面报道纷纷,丑闻有时是人气的副产品。而对于各种百度批评,不论是在性质还是范围上的不满甚至是指责都不是太激烈,不合理。声誉研究院认为,技术,人才,资本乃至运气,百度长期优势比阿里和腾讯,但只有在思想意识形态上,才会显得呆板和保守,缺少大公司应该是模式战略,期待,勇气和举止,对行业趋势表现出完全不利和漠不关心的态度,与其作为一家大型科技公司的影响力是截然不同的。声誉研究所大中国区负责人潘少华说,企业创新成长的路径基本上可以分为“模仿 - 改进 - 颠覆”三个阶段。由于大多数中国企业位于世界产业链中下游,他们的创新水平难以取得实质性的突破,绝大多数基本处于第一阶段。即使是中国优秀的创新型企业,如阿里,华为等,在本质上还没有突破第二阶段的改进和优化,目前中国市场上的山寨式创新,钻井式创新和广告创新正在泛滥。这不仅会打击优秀企业创新背后的动力,而且会破坏市场竞争规律,给市场声誉带来难以消除的负面影响,中国企业迫切需要找到自己的方式原创,先进到第三阶段 - “颠覆”,潘少华提出,在中国历史上,有着辉煌的经济和工匠文化,事实上中国企业可以探索技术的优势,将其与国际先进的技术为他们的产品灌输高质量的体验,如今迪士尼,Google,苹果,亚马逊,Facebook等巨头都是走向技术与人文的结合。而一旦“人文精工”之路,中国企业可能在不久的将来就可以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