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洛可可到洛客 创造共享设计新物种

【2018-01-16】

  从洛可可到失败者,共同设计新的物种

  如何理解共享经济这个事情,其实这个时代是由几个不同的阶段组成的。最早的时期是农业时代,农产品的主要生产者是农民。到工业时代是工人,他们是所有材料的创造者。第三个时代是互联网时代的IT人,比如今天的阿里巴巴,腾讯,我们认为下一个时代是想象的真实时代,互联网时代之所以共享经济正在慢慢兴起,其实是人工智能,大数据和互联网三大平台的兴起,由于人工智能的兴起,今天的生产工具也不一样,今天我们用一种有效的方式来解释我们现在的产品,包括基础设施和融资。今天有大数据,今天因为互联网引领基础设施建设,导致共享经济的爆发,今天的支付方式也不一样,今天的供给侧改革,供给侧资源再次优化,即每个共享经济产品包容模式,形成一个基点,崇拜,下降等一系列产品,我们看到它到底是不是今天有助于提高这个社区的效率,给用户,为对方做出贡献这样才能长期生存下去。就像分享篮球,女朋友,男朋友等项目一样,如果不能给用户带来价值,那一定是假的需求。 Lobot平台的共享设计模式在这个之间必定存在着多边的关系,我们搭建的平台对于罗伯斯来说不会加剧双方之间的交易。包括产生相应交互的用户,产品输入和产品付款人。在洛杉矶,我们所做的是整个设计任务的互动,而我们正在创造这个产品。所以难免有企业派出需求方,里面有设计师提供设计。平台里面的作用是什么?今天我们只是一个匹配的平台或交易平台。今天,任何一个共同经济体都能够赋予前端和不同的多边关系权力。当用户产生需求时,他的需求被提出,有一个完整的解决方案。他提出的解决方案是零散的,零散的,或不完整的,平台可以帮助他整合,可以调度,平台可以提供标准化的服务给予相应的支持,这是做今天的任何一个共享平台产品最重要的提供保护,提高效率我们如何确定我们现在在做什么?最早的材料和物质资源分享,这是最典型的,就像今天这样的产品的崇拜,是把产品放在那里给大家选择和使用。二是分享人手,比如实际占用司机的时间,这样分享资源,调动大量闲置资源;三是分享创意,分享想法,很多人的想法思想只存在于自己的微博上,而没有挖掘出真正的价值。更多的设计师,包括今天更多的创造者,实际上在创造上更有效,而不是真正的商业化。所以失败者要做的就是分享创意,这是一个新的模式。而这个模式是一个门槛。我们认为这个基本设计的核心是个人创造力的提升。今天,每个人都开始真正站在时代的最前沿,告诉你我的需求是什么,我的想法是什么。今天我不再告诉我的老板,我想制作一个产品并把它卖给市场,但是他发展了,发现用户和用户都不会承认他的价格和产品标准。他应该怎么做?今天是让用户说话。所以今天在平台上集成了三个端点。我们称之为“超级家庭”的第一个用户是一个提出想法,包括想法的人。那些真正拥有意见领袖的人,比如Big V,是真正代表当今观众意见的顶级粉丝,包括明星。他们是真正的超级IP。第二个就是超级供应链,就是超级客户,他们提出了自己的需求,提出了自己的这个核心技术解决方案,用户需要真正的给我反馈,用户可以告诉我他使用了多少现场,你想要多少价值。最后,第三类是超级设计师,今天的超级设计师我们的定义与以前不一样,可以真正读取数据,可以站在大数据平台上知道用户的想法,可以知道人工智能可以帮助设计师为了解决任何问题,然后他帮助产品真正的落地,这就是今天的想象,比如很多人都知道在美国有一种叫做古怪的产品,在美国很受欢迎。最早的时候用户说我想解决一个插件在家庭插件上的问题并不好,最后把这个产品拿出来。设计师做设计,供应链生产,最后在电脑上销售。每个涉及中间部分的创建和参与分享,已经被分成最高用户近90万美元,整个创作过程非常典型,通过大量的共享方式来创造产品,这和我们所说的一样在我们公司untry。这是一个普通的创作。我们今天所做的是把CBD做成三种,不是原来的中央商务区,而是今天的中央创造区。以这种方式创造共同的创造力经济。这个行业的设计师和以前不一样,不仅仅是通过自己的灵感来创作思想,做事情。但是今天站在数据平台上,根据用户的想法,用供应链,再配合逆向创新。未来十年在中国创造产品的过程中,一定要比今天的老板打折我们的大脑,然后在供应链上做生产,最后找一个艺术家来做外表。当然不是这样的。未来是基于用户需求,代表未来的趋势。从洛可可到洛克授权给设计师和用户这个过程是我们自己的改造,我们公司成立于2004年,致力于工业设计,名为洛可可,我们现在是世界上最大的公司,离线有1000名设计师。现在想做的就是能够在这个平台上做1000万名设计师在网上,让越来越多的设计师通过我们的服务和授权进入并在平台上提供更好的产品,同时我也想做一件事情这样做,今天在中国做设计,在中国创造产品还是以企业为出发点呢?当然不是,未来的设计师可能是主要的设计师,用户是需求的核心,所以我们做了一个很少有事情要做,首先要把标准放在第一位,平台是放权的,要真正帮助上面的多边关系,就要制定标准,我们知道中国设计行业的各个方面都是不规范的,从一开始宁的需求表达,老板绞尽脑汁,我想做这样的事情,然后到中间沟通,到后面交货。所以,我们想要做的,洛可可公司13年的经验和我们的大数据储备,今天我们建立的要求文件标准,包括提案,任务匹配,定价包,选择,供应链,投资对接,帮助企业有与产品相关的章节,我知道我是在做产品的风险的控制下,而在中间可以看到所有的设计师都是完全标准化的,你可以看到在这个平台上有学生,你可以看到企业设计师必须具有多年的工作经验,必须得到什么样的奖励,必须有一些独立的作品,这是我们的平台要求。其实除了这个标准之外还有一个服务和价值,是我们今天所想的搭配平台,在今天共享的非常重要的价值,我们可以帮助原有的企业做一些他原本无法做到的事情,比如在开发一个产品的时候,首先要做一个设计,寻找doz在深圳的工厂比较,说不能适合这个产品,要打样,最后找到好的,然后找到更合适的,然后找一个营销公司帮他卖产品。我们现在所做的是从设计过程监督到服务的一开始,从供应链管理到产品设计服务,标准化和业务授权。我们在洛杉矶平台上跑了几圈,第一圈就是设计。第二个圈子是供应链,如何在产品完成生产后设计产品,我们用供应链服务做整合,离线整合2000个工厂。我们以这样的方式重新整合了一个营销圈子,就像今天的淘宝,京东等一系列服务一样,帮助他们真正把产品推向极致,另外我们也做了一些相应的中心,比如今天的联想海尔拥有自己的设计中心,已经培养了数百名设计师,为什么还需要它呢?我有更多的设计师,我在这个平台上,我们可以帮助企业有更多的新鲜血液进来,我可以有100名设计师在上面,不断释放好的想法,好的想法,你可以做相应的建立标准,也是为了新鲜血液来的,这是一个无限的想象,所以今天当我们在这个平台上做价值的时候,我们认为公司提供的是设计服务,其次是产品,然后是内容和用户的力量。想要制作一个产品,他想知道你什么时候使用一个杯子,你喜欢什么样的模式,然后在这个平台上的用户提出想法和想法来提出想法。当有成千上万的想法的时候,设计师翻译成设计,真正登陆,然后进行营销,其实这个过程也是你的粉丝用户,用户会逐渐对你的品牌形成忠诚,这是特别好的事情;第三是情感建设,平台可以帮助不同的多边关系到fo情感连接。举几个例子,分别说明我刚才所说的一些意见,是如何体现在实际操作上的。我们在去年7月份为喜马拉雅山做了一些孤独的设计,我们在Sinai平台上建立了新浪微博,还有37,000个Lokker平台的粉丝和用户。找到最美丽的声音的平台。在所有的创意中,约有2.5万人直接参与了创意,并提出了一些想法。后来,我们意识到,其实用户真的不想要这样的音乐,他想要一个孤独的伴侣。我们上个月有一个新闻发布会,当时我们有一首独唱的歌。现场更多的是穿上喜马拉雅用户,他们拿出自己的想法,这就是今天的共享设计。让共享设计服务既然设计社交服务设计师可以服务一个企业,我们也可以服务于社区,这是当今共享社会的魅力。我们团结了一个叫做第一反应的品牌,他们在做世界上的互助急救,我们共同创造个人应急帐篷。几天前,地震发生时,我们宣布在Lobot平台上以前的创作任务,想知道如何高效率地有效地拯救生命,大约有3000多人写出了上面的想法,甚至有制造商联系我们,想制作产品,真正把用户的想法还原到灾区。我觉得今天大家的知识基础都是开放的,具有很大的社会价值,我们去年就开始筹备遗产设计,帮助紫禁城做整体数据,制作了近800万件产品,其中过去公司做不到,但是龙虾大厅里有很多设计师,还有更多的设计师正在制作产品,最后我们做的是紫禁城猫,根据这个IP有不同的东西,在AR背后,VR,可以让用户和孩子们在参观故宫的时候和AR和VR故宫猫咪进行互动。最后,我们今天想着做这个事情,除了创造一些好的产品,还有什么可以做的呢?当初做这件事实际上是一个非常简单的初衷,我想换个设计师,让更多的设计师在企业中得到比平时更高的收入。在洛杉矶平台拿单几乎拿到四五万的设计费,也是休闲设计。我们想让他在太空中自由,他不能在电网中。所以我们仰望星星,希望他能走遍世界,走向沙漠,戈壁,用他的物质和美丽的想法做事。这是我们为设计师做的另一件有趣的事情。我们在全球近100个城市招聘了许多设计师。我们把这个星星看成一个致力于科学和爱好的平台,成为一个设计师来完成任务,特别是作为现场和体验相关任务的标准产品。几天前,我们在贺兰山做了红酒相关的设计。我们去了沙漠,仰望星星。他们刚刚看到一个星系的流星雨,非常漂亮。由设计师创造的整个产品包装和瓶子设计都回来了,这些坐在隔间里,从来没有做过。我们也想吸引用户,因为每个人都在这个城市呆了太久,你还没有仰望天上的星星。特别是希望大家能在这里找到自己,这是设计师的开端,也是我们洛杉矶的起点。看着今天的明星已经成为标准化产品的平台,为更多的人服务。分享设计这个事情其实是特别简单,就是在收集今天的用户,设计师,企业共同创造,然后我们共同分享这个产品,这是我今天想到的智力分享的最好方向也许我们只是一个试错,也许我们是今天真正的开拓者,但我相信未来中国的产品制造和设计服务必将因此而发生根本性的变化。我们希望我们是第一个傻瓜,希望大家一起高瞻远瞩,共同做出更好的经济分享产品。